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陪你去看流星雨
今天被一些脑洞戳了一刀又一刀,来治愈一下,取了个恶俗的标题,各位不要嫌弃,有肉渣。圈地自萌,谢谢关照。

那一天,他拉上行李箱拉链,背对着他轻轻说,各自安好。
于是他开始一个人看球赛一个人研究剧本一个人飞、走或停留,一个人看风景;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看书。
他变得更沉静柔和,白公子人设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当然在熟悉的人面前,也会有软萌欢脱的的时候,只是,都不是他们,都没有他——他知道。
接剧前他会熬夜,看球赛他会熬夜,拍戏也要熬夜,黑眼圈一如既往,但是有什么是不一样了。
春去秋来寒往,在没有交集的日子里,时间仍然一去无回,是眨眼间的三年,也是漫长的三年,他的天分努力敬业好脾气给他带来持续的人气升温,让他有更多的机会享受演绎另一种人生的梦想,也磨砺了他更柔韧更坚忍的内心,可是如果有空下来的时间,无论是伏卧在家吃吃睡睡看看,还是背上包自己找个地方停留一阵,除了现世安稳,却难填某种模糊的空落,有时候他会摇头问自己,是不是戏拍多了,难以回神,才至于如此,但他究竟没想明白。
这不临近新年,他在拍摄现场,日程并不算赶,他也还不是戏份吃重难以抽身的男一号,让他在这不算熟悉的城市里偶尔借着夜色大衣围巾帽子手套眼镜武装出门走一走看一看。他喜欢到每个地方都尽可能像个普通人去看一看,匆匆下晚课骑车回家的中学生们,加班晚归的匆匆各行路人,紧紧相依目光相缠的恋人们,甚至路过一个烤红薯的摊摊,他禁不住甜香的诱惑还买了一个握在手里,准备找个什么长椅坐下好好享受一番。
节日的气氛挺浓的,毕竟圣诞节刚刚过去,到处还是装饰的圣诞老人圣诞树气球,马上又是新的一年,在国人心里,新的一年新的希望,某广场的大屏幕上,切换着各种幸福喜悦的笑脸,一只流浪狗甚至老远闻着香味蹭过来,一人一狗分享美食,“。。。这次的流星雨几十年难遇,我们当然要看啊!”穿着校服的几个闺蜜好友兴奋的讨论走过,几乎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逼人青春,他嘴角上翘,仿佛自言自语又似在与毛色不清的流浪狗对话,“流星雨啊!我好像还从来没亲眼见过,像烟花不灭那样漫天落下来吗?想想挺美。”
他继续拍他的戏,寒冬的夜,分分秒秒都叫人格外想念温暖,“白公子,生日快乐!”一个不是所有人的大夜,但是几乎所有的剧组演员和当天工作人员都在,捧着点燃生日蛋糕从旁屋鱼贯而出,他十分感动,传唱再好的人缘口碑都比不过他人愿意为你做哪怕一些小事情,他一向珍惜所有的好。零点开始,他的手机陆陆续续收到各路祝福消息,一一回复完毕,洗漱休息,导演组放他一天假,没有意外的话,他想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赶在午饭前去尝尝早就听说的一家私房菜。
临睡前,他再次确认还有没有没回复的信息,然后,在微博放了一张前两天下的流星雨图片,有一个小小人儿在星空下仰望,并统一回复:感谢一路有你^_^。也预祝大家流星下的许愿通通实现!!按下静音键缩进被子里。“没有他,”他微笑着想,不过往年也只是一句生日快乐,再无其他,“难道是因为昨天百度了一下关于这次流星雨的资料,几乎所有的相关讨论都是各种美好的期待,所以格外想多些?然而我又不是小女生,虽然很可能他那个人会关注到流星雨这种东西,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怀着对明天即将到来的美食期待睡去。

这一觉睡得格外好,已过了午饭时间,贴心的助理已提前联系私家菜给他预留。醒来后又回复了一批祝福,其中曾经的闺蜜战发来一条微信让他有点纳闷:大寿星今天出门走路慢点 最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说不定有什么意外惊喜,祝好运-.- 他回他一个“?”许久没有回复作罢。
下午一点包裹好悄悄出门打车顺利找到某私家菜馆,位置十分幽静,装修得也非常舒适有品味,已过了饭点,没什么客人。他心情愉快,落座低头正准备点几样招牌菜,不察觉身旁似乎多了一个人,他疑惑抬头,一时间怔住,脑袋几乎不在运转,只有翻菜单的手指下意识扣紧。对面站着那个人,只是静静望着他,也给他带来不小的惊吓和失措,毕竟他完全没想过,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甚至是其他时间地点,他会这样出现。他觉得自己艰难的调整面部肌肉发出第一个音“彭彭?你。。你怎会在这。。”并试图弯起僵硬的嘴角,促使声调不至于太失常。对面的人却没有回答,而是垂目坐了下来,放下手里的包和墨镜。他突然无比庆幸来的晚没什么人,不然今天的糟心就不止突然遇故人这一出。他试图率先打破沉默“听泽希说你们最近不是挺忙的吗?怎么。。。路过?正好,你吃饭没?”“生日快乐.”似乎是深吸一口气“树苗,生日快乐。”他愣了1秒,自然起身走过去,握拳给了他一下,和以前他们一群人在一起时常做的那样,兄弟间特有的亲昵动作“彭彭你太够意思了,果然没忘记我们才是原配,嘤嘤嘤。。。好感动”画风突变,说演就演,说着还装做要去蹭一下眼睛。某人条件反射白眼翻到一半,又仿佛意识到想要补救,于是尴尬的摸摸手机。看得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以前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真好”他想,“至少你还记得我,至少你还能这样来看我一眼”顾不得对面的人控制不住翻到天上去的白眼🙄️,他赶紧顺毛哄,点了几样招牌菜并且增加几样特色素菜便坐下来拉开话匣子。
大快朵颐之际他们仍然有很多的话可以说,关于其他几个人关于他们自己,说到团队里其他几个,某人的碎碎念依然不少,他却听出了满满的包容;待他说自己,某人却异常沉默的盯着他说拍戏的各种趣事,合作的各大明星的私下的样子,去过的一些地方。看着那双眼睛表现出倾听的兴趣,一顿饭顺便一个下午茶,他也没停嘴,大概怕冷场下来不知道怎么办。“谢谢你今天陪我吃一顿重要的饭,接下来——你要去哪里?”他想,仅此而已,挺好的。“我的确还有件事情要办,但是我不认识路,你陪我去吧。”某人看着他,等着他点头答应。“好。”
他陪着他一起等车找过来,坐上后座车开了才后知后觉“我陪他去能干什么,我不也不认识路” 车上暖气开的不高,伴着低沉温柔的音乐,车子平稳的向着高个子乘客报出的一个地方驶去。他将手套塞进大衣口袋里,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他,拉过去双手捂上来“你的手怎么这么冰,昨晚夜戏回去没做好保暖吗?”他机械般定住,却不敢转过去看他,装做松围巾抽回一只手,对前面师傅说:“师傅能麻烦你空调稍微开大点吗谢谢!”然后转过头朝他俏皮地挤挤眼,可疑的一抹红却爬上他的耳背,幸好围巾挡着不容易瞧分明。两人再度陷入一种奇异的沉默,他心里叹气“你这是来给我庆生呢还是来折磨我的呢”但又不得不继续开口找话题“你有什么事大晚上的猜去办?先说好我也不认识路,别我俩都路痴,哎我不影响你办事吧方便吗?不方便我先回去吧”“方便。”好吧,他想,我还是当个好陪同吧,反正今天没别的事有个人陪着挺不错的。
车子停在城市边上的一座山下,山不高,俯瞰可以看半城夜景,他似乎明白了某人要来干嘛,但他没点破。夜风挺冷的,他们并排站在山顶的围栏边,脚下是温暖的人间灯火,旁边是曾经并肩而战的人。一双手从后背胸前伸过来抱住他的肩,慢慢将头靠在他的后肩上,他身上落下不轻的重量,心一下一下跳的很快,屏住呼吸试图控制狂乱的心跳,他不敢动。“我听得到,我听得到你的心跳,我也听得到我的心跳。澍儿,我好想你。。。”他一瞬间眼眶发紧,有热热的气体往上冲,他压了又压,放在栏杆上的手握紧又慢慢松开。他覆上他的手,试着转过身,手绕上他的腰,并不明亮的灯光下,他看清他脸上的泪,和小动物受伤一样委屈的眼神,他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如果你的心疼,那就不要怀疑挣扎了。他闭上眼睛任凭混着咸涩味道的吻印到唇上,小心翼翼继而辗转缠绵,他扯他的围巾,他踮起脚,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想被抱的更紧更近。张开唇,轻触在试探寻找的舌头,下一秒就被卷走裹进沉重的呼吸里,攻城略地,口腔里每一寸地方都被扫过,被占有被给予,舌头叛变了主人,原来和你心里那个人接吻,是这样的美妙,忘记时间忘记一切沉醉其中。
“生日快乐,树苗”他拥着仅着衬衣的他,巨大透明玻璃墙外的流星雨正如闪耀不灭的烟花从天幕上落下来,他有一刹那的失神,眼前的光,背后的人,都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的巨大的幸福。炙热的呼吸带着湿热的吻亦跟着持续不断的落在他的耳朵、脖子、肩膀上,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印记,一只不安分的手潜进去在细瘦的腰、白皙的胸、情动挺立的乳头游移着流连着,甚至不断的有往下的趋势。即使心里还存有最后一丝理智,想思考接下来在怎么面对,已经几乎无法站立只能往后靠紧对方支撑着自己不至于滑下去的意乱情迷,已经夺去他的冷静,要命的两情相悦,他想,我明天的戏要怎么办。他分神得到的惩罚就是他把他扔到大床上,拉过一条腿缠上后背,一顿重重的啃咬,听到他嘶的抽气,才又松嘴舔吻莹白肤色上夺目的红印。抱紧我!他扳过他的脸深吻,霸道而凶猛,令他几乎无法吞咽和呼吸,某人手上各种动作撩拨得他要发疯却禁锢他不准动。“。唔。。等会-儿。。嗯嗯。。”这时候怎么停的下来,想给予,想索取更多,索取和给予都是证明。他只想闭上眼全身心投入这场拥有和占有的战役,却又想睁大眼睛努力看清这个人,这个在他身上目光如网,温柔又肆虐的情人。



——嘭嘭,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苗苗,我好想你😭,终于如那一场流星雨,为这山河岁月所倾倒。。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