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01-03 by Syou.Mi

我要存下来

粤澍:

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文/Syou.Mi


介绍:城市生活向,非现实背景文,西皮only粤澍,燃少其他人入,主红五。
本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楔子
  
  一见钟情是什么样的感觉?
  彭楚粤说,我知道我知道!就像是被一道光束击中,轰地一声,感觉整个头都在闪金光似的,嗡嗡嗡!
  他说这话的时候,陈泽希在旁边喝水,很不幸地一半呛在嗓子眼里,一半喷了出去。
  
  所以,彭楚粤就是这么神奇的存在。
  他总是会说一些听上去很雷的话,表情却特别认真,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看起来相当真诚相当走脑子,像是在叙述无比郑重的事。
  
  肖战说,人人都爱彭楚粤。
  夏之光说,其实粤粤特别傲娇,脾气也不好,不高兴了还总打我。
  白澍说,嘭嘭这个人吧……容易冲动,情绪还不稳定,小孩儿似的。对了,他身体里绝对住了个金鱼的灵魂,不是一般的好忘事啊!你说他才20多岁就这样,到老了怎么办?……
  肖战忍不住插嘴道,可就算这样,你也还是爱他啊。
  白澍闻言笑笑,低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
  
  
Chapter 1. 向阳
  
  彭楚粤拎着行李迈进院门。
  正午时分,门口的大槐树上,知了声声,吵死个人。
  轮番把几个死沉的大箱子提上门口的台阶,再提着迈过门槛,再绕过影壁提溜进院儿里,最后拽进屋;忙活完这一大通之后,彭楚粤靠在房门上喘粗气。
  
  七月初的帝都,骄阳已似火。
  跟广州那种潮湿闷热不一样,北京的夏天干热干热的,午间日头还毒,白惨惨地照下来,热得人没处躲没处藏的。
  
  彭楚粤还没吃中饭,胃里这会儿嗷嗷待哺。
  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伍嘉成打了个电话,哪知对方关机了。
  又打给陆思恒,响铃了但是电话没人接;刚挂断,一条微信进来:Lucifer[大王,我家仙仙今天不知道为啥心情不好,正在哄她/(ㄒoㄒ)/~~我保证晚上和小五一起去找你觅食,不见不散。]
  P个S,仙仙是陆思恒的女友,姑娘姓许名仙,没错,和白素贞她男人叫一个名字;而陆思恒刚把许仙追到手不到一个月,正是为爱痴狂得死去活来的时段,本着有异性没人性的直男节操,自然无暇顾及某个孤单的大王。
  
  ……宝宝不过就想找个人陪吃饭,怎么就这么难!
  没叫到饭搭子的彭楚粤心里有点小惆怅,转身进屋拿水壶。
  就在他一边喝水一边对着院当间儿的那株海棠,心里纠结着是先收拾屋子还是先出去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忽然对面那间房的房门一开,打里面走出个年轻男孩。
  
  某部还算知名的爱情电影里,用了一句波兰女诗人的诗句做台词: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向来记性不好的彭楚粤之所以能记得这句诗,原因有二。
  一是连他这种高考之后就不知语文为何物的人,都听出女主多次把迸发错念成了乒发,所以导演也是个字痴?
  二是连他这种无比爱好鸡汤文学的人,都不觉得这诗写得美。神马叫瞬间迸发的热情使人相遇?见面的那一刻彼此向对方发射爱的小宇宙吗?要真是这样,凭啥女帝的甜甜甘风就对路飞一点不管用,急坏他这痴情女帝的热心男观众……
  
  扯远了,回来回来。
  彭楚粤之所以想起这句诗,是因为他在看到白澍那一刻,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了,热。
  很久之后他回忆起与白澍的初见,终于推理出了为啥那会儿觉得特别热的原因:就是,当时是中午,是的,大中午,阳光特别烂灿,然后白澍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穿的是一身白。
  
  肖战后来给彭楚粤科普过,色谱中反光反热最强的颜色就是白色,与之对应,吸光吸热最强的颜色是黑色。
  于是,在201X年7月X日的午间,彭楚粤穿了一身极吸热吸光的黑色T恤和短裤,看着对面屋的白澍穿了件极反热反光的白衬衫和米白色长裤,揉着眼睛,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懒洋洋地,一步步朝他走来。
  绝壁是那身白完好地反射了太阳光,然后自己的这身黑完好地吸收了光和热,绝壁是这样。
  总之,在白澍走来的瞬间,彭楚粤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强光击中了,然后轰地一声,所有感官一片金光闪烁,脑袋里嗡嗡地响。
  眼前人好像说了什么,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彼时他眼里,白澍像是浑身自带圣光的天使,一脸普度众生的甜软微笑,好看得格外虚幻。
  
  事实上,白澍那天非常憔悴。
  熬了俩通宵地给人赶完一个剧本,第三天快晚上接到拍板儿敲定的电邮,他累得饭都没顾上吃,简单冲了个凉,然后就往床上一倒,睡死了过去。
  等再睁开眼睛,已经是次日中午。
  快二十个小时肚里没进一粒米的白澍,随手捡了衬衫和长裤套上,脚踩人字拖,心里合计呆会儿去胡同拐角的小铺买凉皮和炸鸡。
  一出门,院儿里站了位不认识的大高个儿在喝水,见他出来,忽地一脸被雷击的表情,古怪搞逗得很。
  
  白澍是个教养极佳,并且时刻注意自我批评的社会主义好青年。
  他用了10秒钟恍然大悟,定是自己冷不丁出来吓到了人家;同时大脑迅速上线:这应该就是伍嘉成的大学师兄,接棒伍嘉成租了他对面西厢房的。
  
  于是,白澍露出八颗牙的微笑并伸出了右手说:彭楚粤是吧?你好我白澍!
  彭楚粤:?
  白澍再次:我说,我是白澍,你的房东兼邻居,啊不,二房东,这房子是我一叔叔的。哈哈哈哈~
  彭楚粤终于回了魂儿,一边说着对对对我是你新房客,一边赶忙伸出右手跟白澍很是相见欢地握了握。
  
  历经一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寒暄,为了维持这亲切友好的氛围,白澍提议等他洗漱一下,然后请彭楚粤去附近的餐厅吃午饭。
  正中下怀的彭楚粤,没注意到白澍下眼眶的黑眼圈以及下巴上的小胡渣,一味站在旁边暗自窃喜,甚至白澍在盥洗室里刷牙的时候,他还很有风度地靠在门框上等,并主动介绍自己来自哪里学校学的啥为啥来了帝都等等。
  白澍也很有风度地认真听,并含着满嘴牙膏沫子嗯嗯啊啊地回应。
  许是先前的日光滤镜还没有散干净,彭楚粤觉得白澍这副口吐白沫的样子挺可爱。
  
  大门口那棵大槐树上的知了似乎叫得更响了,而院儿里的人,谁都没有觉得吵……
  
  
Chapter 2. 共处
  
  黑芝麻胡同XX号,是个标准的四合院。
  为什么要强调说标准呢?
  因为这是个非常规整的口字型一进宅子,院门居中朝南开,大门两边带到座房。
  走进大门迎面有影壁,里面是方方正正的院落,正房居正北左右分别带耳房,东西厢房居东西两边,朝南侧各带一间耳房。
  当然,要说大和豪华,这房子自然比不了那些二进三进式的四合院,但架构精准硬件齐全,简直是可上建筑学教科书的。
  
  说来白澍也是和这房子有缘。
  
  房主人姓张,和澍爸是发小铁磁。
  多磁?用这俩人的话讲,就是大学之前基本没分开过,小学同班,初中同班,高中还同班,放学也是天天厮混在一起。
  在那些个的成长年代,一起闯过祸,一起干过架,一起分过赃,一起蹲道儿边看过姑娘。
  好过,吵过,掰过,打过,就这么闹闹腾腾地相伴着长大。
  
  老北京的胡同串子,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丝毫不苍白的岁月故事,和丝毫不凉薄的哥们儿情谊。
  这情谊的延续,体现在即便白澍在青春期最叛逆的那两年,自己亲老爸的话都不听但听他张叔的;老张自己只有个闺女,是掌上明珠不假,没儿子的小小缺憾,索性在白澍身上填补了个彻底。
  
  南锣西边黑芝麻胡同这套四合院,是老张家里的老房产,老到年头能追溯到男人还留大辫子那会儿。
  据说张家先人给贵族大户当了好几代教书先生,深得主人家宠信,被赏了包衣,入了旗籍。
  后来,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年代,经历各种悲欢离合是非曲折,到了解放后,北京城里的张家后人就只剩了老张他爹孤零零的一个。
  老张是家里的老幺,上头有两个哥一个姐,二老走得早,还没等张开双臂拥抱21世纪便撒走归了西。
  移民热席卷中华大地那会儿,事业有成且没有养老负担的张大张二张三,早早携家眷去了米国当公民,老尖儿这处房产慷慨地留给了小弟。
  老张在女儿张晓凝高中毕业之后,抑制不住一颗蠢蠢欲动的心,以关心下一代成长发展为由,也拖家带口去了米国当公民。
  
  投奔美利坚之前,各个房产公司的人走马灯似的,在老张面前游说了一溜够。
  台词不外乎什么“我们一定给您卖个好价钱,您家这么好的房子,这么棒的地段,绝对能卖出个高价”云云,而老张本人心下犯了难。
  虽下定居心远赴大洋彼岸落地生根,身体里炎黄子孙的骨血,让他不想就这么简单粗暴地处理掉老辈们维护了百余年的家当。
  
  赶早,不如赶巧。
  就在这会儿,在上海念了书四年的白澍大学毕业回北京了。
  
  白澍大学里学的是戏文,辅修表演。
  和很多但凡家里趁上几个银子就一心奔向海外镀金的同龄人不一样,白澍是个思维务实本分的人。
  他觉得既然读的是中文的戏剧专业,深造的话,还是留在大天朝比较好。
  何况中国戏剧博大精深,加上如今这信息时代交流畅通,想要对外国文化了解深入,日后也不是没有机会出去长见识。
  于是白澍以还不错的成绩考上了北京Z学院,与许多被人所熟知的殿堂级人物做了校友。
  
  Z学院毗邻帝都一热门旅游胜地,南锣鼓巷。
  周边一带是文艺和伪文艺的人们日常聚集区,见天的人潮汹涌,遇上个节假日,分分钟被挤成扑克牌。
  
  文艺小青年白澍很稀罕这片活色生香的风水宝地。
  在上海野了四年,回了北京,自然是不想住在海淀的家里。
  澍爸澍妈本也没指望他能天天着家,但也不想让心尖尖儿上的大儿子终日在条件朴素的宿舍里体验生活。
  于是,老张这套离Z学院只有5分钟脚程的房子,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一样来得及时。
  
  澍爸带着白澍奔向黑芝麻胡同,火速看了房,火速决了定。
  土豪老张人敞亮,人家也确实不差钱。
  一声白住,这房子未来的使用权就这么轻松愉快地给了白澍。
  老张火速掏出了已经备好的二次租赁授权书,白澍火速摇身一变成了拥有四九城里,一套良好家装设施齐全的四合院的二房东。
  从此,直到白澍学成毕业,他不用跟家里要一分钱,只靠收租就能把自己养的丰衣足食,这还没算澍妈每月偷偷塞给他的额外体恤。
  
  交钥匙嘱咐完一切琐碎,老张一拍白澍肩膀说:大侄子,叔儿这点老底儿就交你照看了!
  白澍笑如三月春风,像个树懒似的往他张叔身上一挂,嘴里喊着:叔儿啊,你在我心里简直比我亲爹还亲啊!
  看得一旁他正牌儿老爹一阵心塞恶寒。
  
  因嫌正房太大,白澍自己住了每天能看到夕阳且白天不会被太阳晒屁股的东厢房。
  其余几间在网上登了信息招租,租价比市价低了1/3。
  余下的半个月,每天不同的人过来看房询价问住,白澍从中挑了三个与自己年纪相当,身份清白观之面善的男孩,做了自己的房客。
  这三人都是北漂,住正房的俩,一个重庆是男孩肖战,职业是平面设计师,一个是海归人士陈泽希,自己创业做舞蹈工作室。
  住西厢房的叫伍嘉成,音乐学院大四学生,来北京实习加找工作。
  
  房子好,房租便宜,房东人又好。
  这么幸福美满的事情,落到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是如同中奖一样的开心。
  几个人也都是活泼开朗好相处个性,打一入住开始便终日抱团,侃山打闹,其乐融融。
  
  四个男孩中,肖战年纪最大,温柔起来也最是春风化雨,人畜无害。
  一张360度无死角的俊脸,加上一米八三配大长腿的无敌身材,走在大街小巷里,无时不刻不招得一片芳心可可。
  陈泽希最壮块头最大,一百个俯卧撑做下来气不喘。
  平日看着酷酷的,实则很腼腆心很暖,当他眯起眼睛对人笑尤其对着个姑娘笑的时候,白澍冷不丁想起一句话:你的笑容足以融化冰雪。
  伍嘉成是个典型巨蟹男,做饭一级棒家务也常操持,五冬六夏日日煲汤给大家,配比功效讲得头头是道。
  他在广州X音院里学流行音乐演唱,眼看来年要毕业,听说北京机会多,等学校结了课就跑到帝都长呆,一面为自己以后提早找出路,一面在酒吧里唱个晚场或是在商演里跑个龙套,赚点外快。
  
  所谓,最美滋儿美滋儿的小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夏夜在院子里支个炭盒,烤点肉串就着燕京瓶啤对嘴吹,听半醉的陈泽希讲他在加拿大看到的洋妞儿身材有多辣。
  秋高气爽的午后,空闲了,逛游到旁边胡同里的个性店买件卫衣,听肖战第N次吐槽白澍的眼光有问题。
  冬日初雪那天,四个人一起爬到景山最高的万春亭,看看落雪的紫禁城有多壮美。
  春天里,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周末,一起躲在清爽的屋子里喝澍妈送来的春茶,一边看着电视里的大风讯息,一边连声惊叹帝都的沙尘暴天真是不可思议。
  
  有句话说,你的生活是别人生活里的一处风景。
  他们用不长但也不算短的日子,亲见了彼此的蜕变。
  
  亲见了肖战的设计被上司赏识的雀跃,和他被奇葩客户连夜返工赶稿的无奈和失落。
  亲见了白澍自编自演的话剧在Z学院小礼堂上演的踌躇满志,和他在奶奶去世时的悲痛欲绝。
  亲见了陈泽希的舞团在音乐节上大放异彩的得意,和他在被交往多年的女友说分手之后,留下不轻弹的男儿泪。
  亲见了伍嘉成在很有名的音乐酒吧被星探递了名片的欣喜若狂,和他在实习的演艺公司不被看好,最后只得借酒消愁的心酸苦楚。
  
  个人的成长其实是件孤单的事,好在有人陪伴,就不是那么地难熬。
  
  时间嗖嗖地过了一年,又到炎夏,三人大笔一挥跟白澍续签了租房合同。
  就在四人即将踏入同住生活的第二年,参加完毕业典礼回来没多久的伍嘉成,跟白澍说他要退租了。
  
  事情来的有点突然。
  事实上,春末夏初伍嘉成回学校准备毕业时,他再三保证,会回北京,会继续住这里,他舍不得大家。
  白澍为此很够意思的没收他这一季的房租,并把西厢房一直留到他回来。
  伍嘉成对此也很无奈,因为他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在一个国内还算知名的娱乐公司里做练习生,并且有很大可能成为这个公司年末推出的新男子组合里的一员。
  对于流行音乐专业的毕业生来说,这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好事。
  但是公司为他这样的新人准备的训练基地和宿舍都在顺义,这也就因为着他往后不能再跟白澍他们同一屋檐下了。
  
  三个人虽然心里也很不舍,却也是由衷的祝福伍嘉成。
  白澍二话不说,退了他刚交上来没多久的新一季度的租金,还联同肖战和陈泽希一起,以祝贺好哥们儿迈入歌手新生涯为缘由,给伍嘉成包了个红包。
  
  伍嘉成搬走的前一天,四个人在四合院里办了个小小的BBQ趴,酒肉穿肠过,讲了很多鼓励和吐槽并存的话。
  肖战让伍嘉成改掉洗完衣服直接把湿衣服摊在窗台的毛病,尤其是内裤,还说做人不能这么邋遢。
  伍嘉成解释说因为衣架没那么多,肖战反驳道,没衣架不是理由,再说没衣架就不能和他们几个人借吗?
  陈泽希插嘴说,小五其实已经管他要了不知多少次衣架,可是没一次还回来过。
  伍嘉成见此话题自己没有还击的余地,转攻白澍,让他跟肖战多学学穿衣打扮,不能总穿那么丑贵丑贵的衣服。
  肖战替白澍还击说,小五,你的穿衣品味也要提升好吗?就你去年圣诞节在13吧唱歌那身衣服,唉,真是……我的妈呀!
  
  后来酒过三巡,每个人都醉醺醺快要不知身在何处的时候,伍嘉成哭了,抽抽噎噎地讲了一些自己家里的事。
  他最后说,我爸妈在外面打工,一年见不了几回面,有了难事不敢跟他们说,好几次打电话都忍着不哭……就想着能早点挣钱养活他们,让他们不那么辛苦……
  残留着一丝清醒意识的白澍,想起菜市场买菜连一毛钱都跟摊主讨价还价的伍嘉成,想起跑夜场再辛苦也每一季度按时交期房租从不拖欠的伍嘉成,不由得湿了眼眶。
  ……
  
  送走了人,白澍在租房网站上又贴出信息。
  对于房客的要求写得特别具体:男的,年纪20~30之间,要有正当工作,或者是正规学校的学生,无不良嗜好,会做饭爱打扫卫生性格好亲善待人者优先考虑。
  然而,这媲美征婚广告的招租信息刚发出去没两日,他就接到了伍嘉成的电话,说是给他找到了靠谱的新房客:他大学的师兄,彭楚粤。
  
  广州X音院是大中华华南地区唯一一所音乐专业学府,校名是中国音乐史上一位流芳后世许多年的伟人的名字。
  在全国的音乐学院中,X学院的排名并不靠前,但流行音乐专业却是业内有口皆碑。
  艺术专业的学生从不乏张扬个性的人物,如果能在一群天资好眼界心气又高的人堆儿里出类拔萃,绝不止是有两把刷子那么简单,说大写的牛逼也不为过。
  在当年的X音院流音系,这个牛人叫彭楚粤。
  
  与所有在校时品学兼优的人一样,大伍嘉成一届的彭楚粤,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是老师同学们眼中的焦点。
  高大,帅气,摆拍照气质不输时尚杂志的男模,专业成绩好,舞台棒,大学最后一年开了规模不小的个人演唱会……
  如果让X学院的同学们讲出彭楚粤的优点,那真是如数家珍一样,津津乐道,还带着几分我和他念一个学校我骄傲的粉丝情结。
  这般优秀的彭楚粤,在毕业时,以优异的在校成绩和过硬的专业水准,被香港一个知名的造星工厂H公司选中,成为了这个公司的实习新人。
  本是找了众人称羡的好去处,可生活,在彭楚粤毕步入社会第一年,就给他上了名为现实的一课。
  
  H公司在香港娱乐行业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每年都会录用上百个像彭楚粤这样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
  其实对娱乐产业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难看出香港娱乐圈近些年的表象化。
  公司忙着赚钱,艺人们忙着出名,港式特有的商业理念,生产线一样的机制,使得大小娱乐公司以利益为着眼点,丝毫不重视艺人的培养和管理。
  彭楚粤在刚到H公司的第一个月便发现,公司对他们这些新人,安排最多的不是高强度高专业度的训练,而是陪酒,且多在夜间;亦或是打扮得光鲜靓丽出现在大佬们的聚会上,当好看的人形立牌。
  你唱的好不好,不重要,舞跳得好不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本事,从一群皮相好又舍得卖脸卖笑甚至卖肉的男男女女中脱颖而出,从而有幸在酒会上露脸为老板点上一支烟。
  
  原本个性桀骜的彭楚粤茫然了,这不是他要的生活。
  他爱唱歌,大学声乐老师对他说,歌唱是伟大的艺术,你要像热爱生命一样地热爱艺术。
  可当他和一个同期进入公司还的男孩谈起对于艺术的理解时,男孩笑了,笑容轻佻并带着蔑视:艺术?哈哈哈,艺术家都是饿死的啊!靓仔!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近一年看人冷眼贴人冷脸的日子,彭楚粤终于下定决心离开香港。
  与师弟伍嘉成FaceTime的时候,对方说起北京的生活,说起音乐酒吧里唱歌的事,说起公司在招练习生,彭楚粤不由得心为所动。
  尽管北上也是前路茫茫,但大环境比起在香港,总不至于令人太过绝望。
  所幸自己还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重头开始。
  所幸来公司时签的是短期实习约,走了也不用支付高额的违约金。
  
  伍嘉成听到他决定来北京发展很开心,还说,顾虑到他目前不鼓的荷包,北京已经给他找好了物美价廉的房子,连暂时落脚驻场的酒吧也都给他联系好了。
  好兄弟,一切帮他打点妥当。
  
  走的那天,香港据说要下大雨;也许老天看彭楚粤去意已决,网开一面,直到他登机也没漂丁点儿雨下来。
  候机时,旁边人群里,有个小小的姑娘为了让妈妈抱,带着哭腔和妈妈撒娇,一双白胖的小手不停地挥呀挥,嘴里咿咿呀呀地叫。
  彭楚粤走过去,蹲在她前面往她手里塞了颗奶糖,小姑娘瞬间停了声,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呀看。
  小孩儿的妈妈笑着道了谢,彭楚粤摸摸小姑娘发丝软软的头。
  
  那一刻,赤鱲角机场的落地窗外是阴云密布的港岛,入目而来的是一片灰蒙蒙,而彭楚粤心里却格外轻松和明亮。
  
  关于相遇相知的故事,就这样,展开了,新的一页。
  
  
Chapter 3. 青菜
  
  白澍!院子里的海棠我浇过水了哈,你不要再浇了!
  白澍!奶酪店的双皮奶,带红豆的那种好吃!不要买带燕麦的!
  白澍!你这双臭鞋子不刷吗?味道好大!
  白澍!冰箱里只剩下鸡翅膀了!都没有蔬菜耶!
  白澍!我想吃蒜蓉西兰花,家里没有蒜!
  白澍!……
  趴在床上睡午觉的白澍,生无可恋地扯过被子蒙住头,即便没个卵用。
  
  人活在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的存在,会让你感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彭楚粤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存在。
  倒不是说他为人有多恶劣,相反,他人是特别可爱的,说话也特别逗,看问题的着眼点很多时候异于常人,与他们的相处上比伍嘉成还自来熟。
  他是这样的让人欢喜,也免不了让人小小忧虑。
  
  在白澍成长了20多年的岁月里,还没有遇到过彭楚粤这种时刻让他保持了新鲜感的人。
  聒噪,敏感,多动症儿童似的,来了兴致神叨叨地说个不停。
  他爱读心灵鸡汤的书,爱海贼王,爱唠叨,爱干净,爱穿大红色的衣服,爱假装生气,爱翻白眼,爱吃橙子等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
  换是别的人,一人拥有上述所有行为的话,你都有理由不屑一顾: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然而他是彭楚粤,所以一切都变得理所应当。
  
  白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明明有时候他会觉得彭楚粤太烦人了,可就是拿他一点辙也没有。
  尤其当彭楚粤圆睁着眼睛,小动物一样地表情看着你,或是笑得憨憨傻傻的像个孩子,那情形会让人心里忽地一软。
  男人天生面对弱小生物心存悲悯,哪怕是这个弱小生物长了一米八三的大个儿。
  
  这天,陈泽希下午发来微信,说晚上回去要吃白澍做的红烧肉。
  那红烧肉是澍爸亲传,上好的绍兴花雕酒煨出,软糯喷香,就着这肉能多吃好几碗米饭。
  
  白澍刚考完期末考,这阵子正好有时间。
  于是跑了菜市场,买了食材,回来切肉,飞水,砂锅里下肉下料下酒,最后盖上锅盖,小火慢炖。
  看锅的工夫儿,他想起美食节目里介绍过,把炸过的虎皮蛋和五花肉一起炖,味道特别好。
  一翻冰箱,还有四个鸡蛋,正好晚餐一人一个,白澍又兴冲冲地接茬儿忙活。
  就在他刚把炸好的蛋丢进砂锅里,打厨房外面冲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虽然不用看也知道除了彭楚粤没有第二个人,奈何今儿小粤撒这打扮着实让白澍吃了一惊,不对,是吃了十惊:头戴雷锋帽,身披一块巨大的毛披肩,脚踩藏蓝色的塑料拖鞋,PIAPIA生风。
  再配上彭楚粤特有的魔性表情,看得白澍忍不住扶额:这祖宗今儿又是抽了什么疯?
  
  乐在其中的某人,丝毫没考虑观众的情绪。
  彭楚粤一把抱住白澍,兴高采烈地摇晃:澍儿!你看我你看看我!你看我这样穿像不像王子?
  白澍觉得自己骨头都快被摇散架了,没好气地说:老挝来的王子吗?我看你更像蒙丹!
  彭楚粤静止了一分钟,终于想起了蒙丹是谁,重又兴高采烈地抱着白澍晃:哈哈哈!蒙丹,难道澍你是我的含香吗?哈哈哈哈!
  莫名其毛被安了女人身份的白澍,终于忍无可忍地喊:彭楚粤你给我撒手!你晃得我脑仁儿疼!
  
  等砂锅里的汤汁下去了一半,玩累了的彭楚粤摘下帽子和披肩,一身汗地跑去洗澡。
  待他头发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厨房时,砂锅里的红烧肉已经大火收汁了。
  
  彭楚粤拍了下白澍的胳膊,问:澍!晚上就吃这个吗?没有别的菜吗?
  白澍抹了下汗说:还有炒蘑菇,还有豆腐。
  彭楚粤听了一脸委屈,吃人手短,又不敢大声,站在一旁嘟嘟囔囔:啊,青菜啊青菜,没有青菜的晚餐等于没吃……陈女士啊,我的妈,你的儿子寄人篱下特别可怜啊,连青菜都没得吃啊……
  
  白澍在一个小时内之第二次忍无可忍,他把锅铲在菜板上猛一磕,身边人马上闭了嘴。
  上帝啊,你能把彭楚粤冷冻会儿吗?白澍顺了顺气,把刚做好的红烧肉从火上端下来,关了火,斜眼看了看某人。
  果不其然,某人还是圆睁着眼睛,小动物一样的表情看着他,于是白澍感觉自己又中了招儿。
  他摘下围裙问彭楚粤:说吧,你想吃什么青菜?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就在白澍拎着彭楚粤要吃的芥蓝和圆白菜,打外面回到厨房。
  眼前的景象,让他近乎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砂锅里和红烧肉一起炖的四个虎皮蛋,不翼而飞。
  
  彭!楚!粤!!!!
  闻声而来的人显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还是圆睁着眼睛,还是小动物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白澍顿时感觉胸中郁结了一口老血,想吐却吐不出来。
  
  白澍:鸡蛋呢?是你吃的吗?
  彭楚粤点头:嗯……
  白澍:你不是不爱吃肉吗?
  彭楚粤低头:鸡蛋不是肉啊,我爱吃鸡蛋的,你没发现吗?冰箱鸡蛋吃光了,都是我去买的。
  白澍:你就不能留两个?四个都吃了你也真是……
  彭楚粤还是低头:因为好吃啊……所以忍不住……澍,你,你不要生气……
  
  彭楚粤说你不要生气的时候,摸了白澍肩膀,一下又一下。
  其实从彭楚粤刚搬进来,白澍就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彭楚粤每次和他说话之前,先要同他做一下肢体互动?
  要么拍他一下,要么摸他一下,要么干脆就搂住或抱住他,就像不碰他就不能和他好好说话一样。
  可白澍不好意思问,也不好意思在每次彭楚粤与他肢体接触时,一掌挥开。
  跟伍嘉成微信聊天时,多少知道了一些彭楚粤在香港的境遇,是多么的不如意。
  善良爆棚的白澍,不忍心让被现实残酷打击的幼小心灵再承受任何伤害,尤其是从他这里,哪怕他感觉有点奇怪。
  
  ……而且,他心里好像并不讨厌。
  
  ——鸡蛋不能吃那么多,营养杂志上说,最多一天吃两个。
  ——好!
  ——芥蓝要怎么吃?清炒?白灼?
  ——白灼!配豉油汁!澍儿你最好了!
  ——……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03)

  1. 初心不变粤澍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