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06-07 by Syou.Mi

粤澍:

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文/Syou.Mi

 介绍:城市生活向,非现实背景文,西皮only粤澍,燃少其他人入,主红五。 


本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Chapter 6. 吃醋


  


  公益广告上说,生活是一个七日接着另一个七日。


  陈泽希说,生活是一支舞接着另一支舞。


  白澍说,生活是一幕剧接着另一幕剧。


  彭楚粤说,生活是一首歌接着另一首歌。


  白小丁咬着嘴里的红烧肉,接着哥哥们的话有模有样:生活是一顿饭接着另一顿饭。


  此话一出,哥哥们没了下文;白澍呵呵一笑:来,吃饭,吃饭。


  


  其实,生活是一次聚散,连着又一次聚散。


  


  白小丁被澍妈接走的时候,已是抱紧彭楚粤大腿哭着不愿走的架势。


  白澍在旁好言相劝,白小丁终于撒了手,一步三回头地让粤粤哥哥以后一定要去他家找他玩。


  彭楚粤虽然很感动小胖墩儿对自己一片深情,但还是打心眼里觉得澍妈来接白小丁回家的身影,宛如天仙。


  


  九月,开学了。


  白澍重回学生狗作息,每天按时去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陈泽希的舞团在比赛中取了不错的名次,后几个月暂时没有大动作,日日晚睡晚起俯仰生息。


  肖战结束了休假,行囊里装了好几十包给带给大家的火锅底料,从重庆飞回了帝都;他是周五下午到的,陈泽希特地定了烤鸭外卖给肖战接风,白澍为此从家里顺了瓶澍爸私藏的勃艮第黑皮诺。


  蹭饭专业户陆思恒和难得空闲的伍嘉成闻风而来,连彭楚粤都向酒吧调了一天假,大家一起high。


  


  四合院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互相吹嘘互相吐槽。


  酒和菜风卷残云般地被消灭,两只肥鸭连骨架子都被啃得干干净净。


  这伙人还觉得没吃尽兴,就地取材开了包肖战带回来的火锅底料,并把冰箱里的所有食材翻出来涮了个遍。


  


  又一轮的狼吞虎咽过后,几个人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聊天。


  陆思恒说,许仙爸妈给她找了个不错的事业单位,待遇什么的都很好,而且在老家,要是真这么一分两头,还不知道这恋爱能谈多久。


  肖战问:她不能留北京吗?


  陆思恒有些难过,说,即使她留了北京,女孩是大学毕业,自己连个高中的文凭都没有,人家父母估计不会同意。


  伍嘉成原本在和彭楚粤说最近公司里的一些动向,听到他们的对话凑过去问:思恒啊,如果你女朋友以后挣得比你多的话,你会很介意吗?


  陆思恒想了想说:会有压力,但会努力工作,争取改变现状吧,她比我优秀的话我也会有动力。


  伍嘉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肖战忽然在一旁幽幽地接了句:我会介意。


  


  其他人一愣,肖战闷声接着说:我介意,对方比我优秀比我能干比我挣得多,我会特别介意。


  白澍逗他:你是被多优秀多有钱的对象儿甩过啊,这么在意这个。


  肖战欲言又止,最后笑着摇摇头,拿起筷子默默地夹菜吃。


  


  晚饭过后,收拾桌子的收拾桌子,刷碗的刷碗。


  彭楚粤把剩菜装盒放进冰箱,回头想找白澍说说话,却看见肖战拉着白澍去了他的房间,半天也不见出来。


  这下彭楚粤心里打了鼓,装作闲来无聊到处走,走到正房左边肖战卧室的窗户边上往里看。


  不看则以,一看吓了一大跳:白澍横躺在肖战床上,肖战以睡佛的姿势横在白澍旁边,两人兴致勃勃地咬耳朵,脸和脸的距离从彭楚粤的视角来看也就不到1CM。


  他俩边说边笑,肖战还时不时地揉下白澍的头,此情此景,简直暧昧至极。


  


  彭楚粤愣在原地,五雷轰顶似的,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内床上那两个人,越看越觉得肖战望着白澍的眼神柔情似水,白澍望着肖战的眼神风情万种。


  直到陈泽希招呼大家去他房里打牌,彭楚粤才从被雷劈了一般的懵逼中回过神儿来。


  斗地主万年菜鸟加上心事重重,彭楚粤那一晚上大输特输,到最后几位牌搭子都不好意思从他手里赢牌了。


  肖战笑语嫣嫣:粤粤你真是个游戏黑洞,上次玩天黑请闭眼你也总被揪。


  正发牌的白澍在一旁乐得不能自已,而彭楚粤自打搬到这里,头一次觉得肖战好看的令人如沐春风的脸庞是那么的刺眼。


  


  从这天起,彭楚粤心里便种下一个结。


  有事做的时候还好,没事做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瞎寻思。


  人格分裂也就不过如此吧,彭楚粤每每看到肖战和白澍凑一起讲话或是打闹,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无名火。


  同时,大脑里有两个小人在辩论,一个说他们只是好朋友,相处时比较亲密一些罢了;另一个说哪有两个男人那么肉麻的,俩女的,闺蜜之间也没那么腻腻歪歪的好吗……


  彭楚粤知道白澍从前是有女朋友的,按常理说,从喜欢女人到喜欢男人势必是要经历一些事情的过度或是刺激。


  可是转念一想,对方是肖战啊,身高才貌双商都没挑的肖战,这样优秀的男生想主动进攻拿下谁的话,无论男女都会很快投降的吧?


  


  这么想着,彭楚粤心里不免有几分颓丧。


  自己一寻常家里出来的孩子,学唱歌的到现在还没工作收入也不稳定,凭什么去跟啥啥都好的肖战比?日久容易生情,如果白澍最后喜欢上肖战,那也是很正常的吧?


  


  ……啊啊啊啊啊啊,伤脑筋啊脑仁儿疼……


  


  事实上,彭楚粤根本就是在杞人忧天。


  肖战同白澍虽然关系好,但他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狗,每天跟白澍近距离接触的时间很有限,遇上赶项目的时候,踩着零点的钟声进家门也不是稀罕事。


  再说肖战早彭楚粤一年住在这里,真有渐生情愫的事态,也就早成定局根本不会有他彭某人惦记的份儿了。


  


  可这人啊,最容易陷入自己猜想的情境里,纠结得无法自拔。


  一旦无法自拔,就犯蠢。


  


  九月中的这个周末,有个叫夏之光的男孩来找陈泽希玩耍。


  这孩子今年17岁刚上高二,安徽人,打小学习芭蕾和民族舞,现在就读在B舞院附中。


  对于舞蹈专业的人而言,B舞院是国内殿堂级的舞蹈院校,舞蹈家的摇篮;而附中的学生是从全国招生,甄选的条件和过程苛刻程度可以用变态形容。


  这群孩子只要不出太大的岔子或是另有打算,日后基本都是直升进入大学继续深造。


  


  人未成年就已经决定未来大方向的夏之光,是在街舞大赛因主办这边的群舞不够,临时被拉去凑数时认识的陈泽希。


  本想着把开场表演比划完了就和同学去吃烤肉,怎奈被个人赛第二个上场表演的Emn.Chen大大秒了一脸。


  在后台,陈泽希向怯生生来搭话的小孩儿痛快地交出了自己的手机号。


  所有日后的兄弟情深起始于纯良少年奶音诺诺的一句:你好我叫夏之光,那个……哥哥你的舞跳得太棒了!我能和你认识一下吗?


  


  有缘自会相遇见,当然这是后话了。


  初初来到崇拜不已的大哥哥在北京的家,夏之光很是欢欣雀跃。


  一周只有一天半的假期,从魏公村坐地铁转步行,来北京时间不短却从未走过远路的夏小朋友,在踏进四合院院门的一刹那,觉得新奇且心生暖意。


  大哥人那么好,他的朋友们也是那么好。


  叫白澍的房东哥哥叫肖战的帅哥哥,初次见面,那么热情地欢迎他,拿他从未吃过的外国零食给他,还问他在学校里的生活学习;话语里的真诚,举手投足中的亲切随意,让小小年纪在外求学的孩子感动得整个人快要懵掉。


  至于那个叫彭楚粤的哥哥嘛……帅是帅,但是有点奇怪,对,就是奇怪……


  夏之光咬着白澍拿给他的韩国蜂蜜薯片,在彭楚粤的冷漠注视下默默无语地吃着。


  


  其实当天夏之光来做客的时候,彭楚粤的表现蛮正常的,没抽风,也没讲什么无厘头的话吓着人孩子。


  夏之光说喜欢吃车厘子,他主动去洗;夏之光说喜欢喝牛奶,彭楚粤拿出了自己最喜欢喝的德国进口盒装奶给他,全程没有一丝不情愿。


  但可是,可但是,为什么肖战又去和白澍黏在一起?坐得那么近,说话的时候脸挨着脸都快亲上了!


  彭楚粤恶狠狠地剥着手里的橙子皮,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多狰狞。


  


  后来夏之光说自己来北京这么久,都没去哪儿玩过。


  白澍就建议说既然天气这么好,不妨去北海划小船吧让我们荡起双桨;肖战在旁边应和,一边连声说好,一边拍了下白澍的手。


  这下看得彭楚粤妒火中烧,他冷着脸放下手里喝水杯,说:你们去划小船吧,我嗓子不舒服就不出门了;说完,人回到自己的房间生闷气。


  


  人在郁结不忿的时候容易反应迟钝且意识大条。


  彭楚粤没有看到,就在他起身而去留下其余几个人一头雾水时,肖战脸上那抹细微的带着些许玩味的笑……


  


Chapter 7. 摊牌


  


  转眼到了国庆长假。


  


  陈泽希回长沙看父母,白澍则陪着一家老小去云南旅游。


  两人都惦记着10月5号是肖战的生日,一个说等从老家回来补过庆生趴,一个提前送了礼物。


  白澍送给肖战的是一条ChromeHearts的手链,款式很朴素的细链子末端坠着一颗小巧的六芒星;肖战特别喜欢,嘴里说着干嘛要破费,人却兴奋不已地亲了下白澍的脸。


  于是,某人胸中又一次醋海生波,连白澍提着行李出门前与他抱别还说给他带特产,都没怎么在意。


  


  假期头三天,彭楚粤特别忙,酒吧地处旅游热点区域,黄金周客流量大;生意好,夜间的加场也就多了。


  肖战去找了在北京的大学同学玩,和每天后半夜才回家的彭楚粤,在白天基本碰不到面。


  这也正合了彭楚粤的心思,因为以他现在的心情,跟肖战面对面实在是觉得没话讲。


  


  腊月的帐,报得爽。


  长假第四天,酒吧的领班见彭楚粤连加了三天班,怕他太累,特意放他两天假让他回去休息休息。


  得了假的彭楚粤,心情愉快地往家走。


  就在他走到胡同口边掏钥匙边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晚上去看个晚场电影,迎面一双华丽丽的大长腿拦住了他的去路。


  肖美人双手插兜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话音飘飘然:今天回来这么早啊粤粤?走吧!我请你吃饭!


  


  有的人生性刚硬,随时将生猛凌厉显露在外;有的人看似恬静随性,一旦发怒,不怒自威。


  肖战属于后者,发起狠来,气势逼人,从内到外充斥着着一股子“敢惹我不爽你就死定了”的强势气场,平日里跟谁都线条柔和的脸此时黑冷如玄铁,连眼角都带着杀气。


  彭楚粤面对这样的肖战,感觉自己矮了一大截,同样一米八三的大个儿仿佛瞬间缩到了一米三八,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也确实没机会说。


  


  彭楚粤被肖战生拉硬拽地带到了常去的胡同小饭馆,短短的一路上肖战箍在他腕上的手劲道十足,痛得他龇牙咧嘴。


  小馆子没到饭点儿还没怎么上人,肖战轻车熟路地跟正在看偶像剧小服务员要了三菜一汤,随即扯着彭楚粤在最里面靠窗角的位置坐下。


  菜上得很快,肖战又叫了两瓶燕京瓶啤,瓶起子都没用直接用牙咬开了瓶盖。


  把两个杯子都倒满酒,肖美人这才抬眼直视了眼前人,缓缓地开了口:彭楚粤,你还能再怂点吗?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刚上桌的炒菜锅气四溢,杯里的啤酒在悉悉索索地冒着泡,柜台的小电视机里男主声嘶力竭地挽回女主,听上去雷人得不行。


  可此时彭楚粤脑中一片空白,时间像是静止了,空气都好似被冻结了一般。


  被当做假象情敌窥破心事的心绪很复杂,又气又急,不安,更多的是没面子,尤其这样被人指名道姓地说怂。


  彭楚粤恼羞成怒,刚要发作,却忽然见肖战笑了,还伸手夹了一筷子青菜过来,不紧不慢地说:不就是喜欢个人吗?每天把自己弄得那么神经兮兮干吗?你早说我也能帮帮你啊!


  


  这,这又是唱哪出啊?彭楚粤反应神经过于狭窄,以至于他把肖战的话消化了好一阵。


  等他完全明白过来后,嘴长成了O形,眼睛瞪成了两倍大。


  肖战慢条细理地喝着酒,见对面人终于回过神儿来,自顾自地拿起酒杯和和彭楚粤的碰了下,说:老实交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本以为是个鸿门宴,结果吃成了个软逼供般的态势。


  然而肖战收住了黑脸与狠劲儿,重回了那副春风化雨大哥哥的面目,看起来让人特别安心和值得信任。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呃……刚搬来那天……一见面就喜欢了。


  ——……一见钟情啊?我没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你就说吧,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我不顺眼的?


  ——也没不顺眼……啊,我说……就你从重庆回来那天晚上,我看见你拉他去了你房里,然后……然后,我就在你窗户外面看见,看见你们躺一起说话……


  


  肖战长叹一口气:彭楚粤你真够有出息的啊!居然还会蹲人墙角!


  彭楚粤急得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哪有?我就是,就是……就是不,不,不小心看到……


  肖战不依不饶:你都蹲我墙角了,还说是不小心看到的?


  彭楚粤被抢了白,啥也说不出,只好低下头默默扒饭。


  肖战被搞得啼笑皆非,又往他碗里夹了几筷子青菜,这才平声静气地说着:想过以后吗?还是就打算一直这么暗恋下去?那样会很辛苦。


  彭楚粤听他这话,更不知该说什么。


  肖战咽下了一口菜,接着说道:不过你也别太纠结,澍是学艺术的,学校里这样的事也不算少有,而且澍他虽然喜欢女孩子,可他应该还是会当你是很好的朋友,我是说,即使他知道你喜欢他的事……


  


  又开了瓶燕京,肖战给两人杯子倒满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来递给彭楚粤看:交换下秘密吧。


  肖战的手机桌是张两手紧握的图,做了怀旧感觉的黑白效果;彭楚粤之前还以为是在哪个网站上下载的素材,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照片完整的样子,很是有些震惊。


  都说在面对深爱之人时才会有最美的容颜,照片上的肖战看上去比现下要稚嫩一些,但笑得比彭楚粤见到的任何时候都好看。


  


  肖战知道他想问什么,索性坦然地自己开了口:我们大一那会儿就好上了,四年一直在一起,毕业之后他申请去了美国留学,他成绩很好,南加大,全奖,还是学设计。


  彭楚粤问:几年?


  肖战答:两年,也有可能更长。


  彭楚粤有些替肖战担心:那你就不怕……


  肖战笑了,说:怕,异地恋,怕移情别恋,怕还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我真的怕,可是怕又怎么样?日子还不是一样过,所以就这么等着。


  彭楚粤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晚的聚餐上,肖战说介意对方比自己优秀比自己挣得多,原来谁的心里都有苦在埋着,间或的,不时的,在心口的位置隐隐作痛。


  


  ——他要去美国之前我问过他,就不能不走,就不能留在国内一起打拼?你知道他说什么?他说你我的感情不是寻常人能接受的,以后要面对的东西那么多,万一日后所有人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这个环境也不能给我们很宽容的态度,那我还可以带你走……我直到那会儿才明白,对于将来,他想得比我多得多。


  ——……所以你相信他?


  ——是,我毕竟是个男人,与其每天想东想西,倒不如先让自己更成熟起来。再说,总不能他走了,我就什么也不做也不求上进,那样我会看不起自己。


  


  杯里的啤酒还在悉悉索索地冒着泡,柜台的小电视机里换女主肝肠寸断地悲情着,听上去还是雷人得不行。


  盘里的菜有些冷了,肖战叫服务员来拿去加热,又加了份大盘鸡下饭。


  男人间的友谊最容易在饭桌上建立,何况掏心窝子的话讲了大半天,进门时再怎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酒入愁肠半晌,照见彼此心底那些流不出的泪。


  彭楚粤的酒量并不好,这顿饭却不知连干了多少杯。


  收获了可以交心的朋友,心事有了释放,郁结也少了许多,这感觉真的还挺美妙的。


  


  战战啊,谢谢你。


  想谢我是吧?那好,这顿饭你请!


  ……


  


  


  【TO BECONTINUE】



评论

热度(67)

  1. 初心不变粤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