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08-09 by Syou.Mi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粤澍:

小院儿里的向阳花 
文/Syou.Mi

 介绍:城市生活向,非现实背景文,西皮only粤澍,燃少其他人入,主红五。  


本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Chapter 8. 生日(上)


  


  十月的帝都,气候宜人,景致也美好。


  月初的某个周末,四合院里的房东房客带着夏之光去颐和园划小船。


  


  白澍拿手机放着喜欢的轻音乐,望着碧波荡漾的湖面和不远处的万寿山,横躺在彭楚粤的大腿上懒洋洋地感叹:这才是生活。


  彼时,和风细细,波光粼粼,夏之光蹲在船头看小鱼,陈泽希和肖战轮着操控方向盘,且时不时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彭楚粤那觉得他从登船时就跟着白澍一同坐到了后座上,是全天最对最好的决定,尤其白澍的头不知何时枕到他腿上的一刹那,世界静止,幸福感爆棚到无以复加。


  


  阳光太灿烂,穿透墨镜照得人心里一片光亮亮。


  


  生日月的到来,仿佛是自带着神奇动能。


  十一长假里与肖战的一番推心置腹,让彭楚粤觉得自己在爱情这条路上有人可分享心事,不用再孤单地守着心里的那点小秘密。


  白澍从云南买了据说是当地最好的玫瑰鲜花饼,作为伴手礼送给大家,独独给彭楚粤的那份还加了一条纳西族的披风。


  半长的款式,朴拙的手绣花样,浸透着高原人的淳朴民风,彭楚粤特别喜欢。


  在肖战意味深长的微笑中,他按捺住内心出门狂奔十圈的冲动,面带羞涩地拥抱了白澍表示感谢,然后转头嘲笑陈泽希那回了趟老家明显吃多了辣椒炒肉而冒了许多痘的脸。


  


  好事还不止这一桩。


  伍嘉成打来电话说他最近新认识了一个国内知名音乐人的助理,还把从前在学校两人录的歌曲DEMO发给那人听。


  这位助理哥哥很感兴趣,约他和彭楚粤等音乐人老师下月初回了国,几个人一起出来坐坐。


  


  ……十月真的是金秋月啊,每天的阳光都是金色的。


  彭楚粤某天早上醒来站在院子里伸着懒腰如是说;嘴里叼着包子浇花的陈泽希,听了这话抖了,下差点把水壶扔了。


  而原本冷漠脸去上班的肖战略微惊诧了一下,如果不是日日相处,他绝对以为此人这会子被白澍上了身。


  抒发完一腔诗情的彭楚粤终于发现房子里缺了个人,问:澍呢?又早早上学去了?


  


  白澍这阵子好像特别忙,每天特别早就出门,特别晚才回来,回来了也不多说话,洗个澡就睡下,一副累得生无可恋的样子。


  大家问起,他说最近有个特别吃重的剧要排,所以得日日加班加点。


  


  彭楚粤为此心疼得不行,尤其看不得黑眼圈日复一日地在白澍那张干净好看的脸上长久驻扎。


  他想起之前白澍说自己肠胃不太好,在接连两次看到白澍早上起来早饭都顾不上吃就往学校赶,顿时忍不住了。


  本着为心上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一年365天至少300天在过欧洲时间的彭楚粤,这些日子开始起早,用陈泽希的话说,就是简直起得比鸡都早。


  无论夜班几点回家无论几点睡,每天早上5点半,彭楚粤都在闹铃声中秒醒,穿衣洗漱出门穿越好几个胡同,走到鼓楼旁边胡同口的“姚记”,买白澍喜欢的包子和炒肝儿;回来时路过南锣巷口的早点铺出摊儿,再带上八根油条四杯豆浆三个素馅饼和两大份小馄饨,一路就这么香气四溢地走回家。


  当然,白日里,上班的去上班上学的去上学之后,他还是要补觉的。


  


  肖战对于彭楚粤这种为了爱情而早起买早点的行为赞不绝口,并对他追男友不忘好基友还给基友带早点的行为高度赞扬。


  陈泽希开始还总打趣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后来好像明白了什么,就不再说了。


  至于白澍本人,除了头一次看到彭楚粤起床带早点懵逼了30秒,后面的日子一副习以为常的面目坦荡接受了彭楚粤的早餐关怀。


  


  白澍只说:粤粤啊,你别太辛苦。


  辛苦吗?彭楚粤不觉得,甚至每天清晨拎着早点走回家的时候,心里感觉特别幸福。


  胡同里的嘹亮鸽哨,自行车叮铃铃穿行的声音,早餐铺老板娘的笑容,出门上学的孩子们跳动的身影,都像是回味无穷的风情画,给彭楚粤的好心情点缀上鲜明的一笔。


  


  隔壁送报纸的老大爷每天都跟他打招呼:小彭啊,早!


  早!早起的孩子身体好!


  


  美好生活如流水,哗啦啦走到了月中。


  16日是彭楚粤的生日,可巧是星期天,15号周六这天早上陈泽希一边把油条掰开泡进豆浆,一边问:小粤,明儿生日打算怎么过?


  肖战和白澍听了抬头看彭楚粤,显然在问他是怎么个安排。


  


  其实按照彭楚粤的意思,下午和酒吧的哥哥姐姐们一起庆祝的时候带上院儿里这仨人,大家一起HAPPY。


  人多可壮胆,七夕没能唱给白澍的歌这次可以补上,然而白澍一听说周天下午,连声说没空,说剧在最后的阶段比较忙,但是承诺晚上会腾出时间来。


  于是四个人商量好,晚上等彭楚粤回来给他单独庆祝。


  


  陈泽希说这是粤粤和他们住一起的第一个生日,要搞得特别点。


  肖战说礼物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事先声明,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白澍在一旁默默地端着馄饨碗吃馄饨不说话,肖战忽然说:澍,你手怎么了?


  彭楚粤转头去看白澍的手,发现那素净细长的手指上面竟然有好几道血口子,而且一看就有日子了,伤口已经结了痂。


  


  疼爱之心扭成麻花,搅得彭楚粤心里一凌一凌的。


  他一把抓起白澍的手,举到眼前仔细端详,口里喊:澍你怎么搞的?!怎么弄成这样子啊?……哎呦这条口子好长!疼不疼啊?……两只手都伤了?我的天啊!


  肖战和陈泽希被他那惊悚的口气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索性埋头继续吃早饭,白澍悻悻地响抽回自己的双手,未果;抬头眼见彭楚粤审视的表情,只得吞吞吐吐地说:做道具的时候不小心划的。


  彭楚粤又大呼小叫道:什么剧啊,连道具都得你自己做?!


  白澍面有难色,没答话。


  一遍长吁短叹之后,彭楚粤终是看不下去,起身回房拿了外创的药膏来,抓着白澍的手指细细涂上。


  肖战被这肉麻的画面刺激得端着豆浆逃离饭桌,临了踢了陈泽希一脚。


  陈泽希秒懂,捧起馅饼的盘子跟着肖战速速躲去院儿里进食,留下白澍一个人坐在原地任凭彭楚粤给他上药,脸红得跟刚升起的日头一个颜色。


  


  ……唉,都十月中了,怎么还这么热。


  


  


Chapter 9. 生日(下)


  


  第二天,微信短信轮番来贺寿。


  from伍嘉成:小粤,生日快乐啊!又长了一岁要开开心心的!


  from陆思恒:大王,我和仙仙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哈哈哈!


  from夏之光:粤粤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要多喝牛奶长更高啊!下周去请你喝奶!


  from………………


  


  彭妈打来电话,说儿子生日快乐,别太累着了,你是全家人的骄傲……


  说到后头说不下去,念子心切的彭妈哭了,彭爸接过电话来问起彭楚粤的生活起居,室友好不好相处钱够不够用有什么困难和家里说不要委屈自己。


  一通电话打下来,向来跟家里报喜不报忧的彭楚粤眼眶湿了。


  


  肖战和陈泽希送来了生日礼物。


  肖战的是一副素描,画纸上是彭楚粤在酒吧唱歌时深情投入的模样,惟妙惟肖,右下角是卡通体的BE LUCKY的字样和肖战的签名。


  陈泽希的是一对铂金的十字花耳钉,这是从不和别人撞款的陈泽希特别找了珠宝设计的朋友定制的,耳钉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月牙。


  彭楚粤回以二人大大的拥抱后,发现白澍又早早出门不见人影了。


  肖战安慰他说,澍肯定给他准备礼物了,或许晚上会有大惊喜;彭楚粤听了这话,不免万分期待了起来。


  


  下午在驻唱的酒吧,领班和服务生们张罗着给彭楚粤开了个小小的庆祝趴,大家凑份子送了彭楚粤一辆非常酷炫的山地自行车。


  连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刘哥都来了,出手就是一张麦当娜的限量CD。


  


  能在三教九流之人云集的后海开酒吧,不是风尘里摔打出来的,就是早早见识过了各种阵仗一路挺到今天的。


  刘哥也算是大小市面见了不少的人,祝酒的时候,破天荒给彭楚粤献歌一首《怒放的生命》,惹得众人惊艳不已。


  后来推杯换盏,几杯伏特加下肚的刘哥拍着彭楚粤的肩膀语重心长:小粤,唱歌的,在北京其实不好混……你还这么年轻,我明白,你在我这儿长不了。


  彭楚粤有点愣,垂了眼不知该怎么接话。


  点了一根烟,刘哥继续说:今儿你生日,哥没别的废话,忒俗!咱把话撂这儿,万一以后火了,记得帝都后海还有刘哥和一群小伙伴,要是没火,只要你还能唱,咱这儿一直都给你留着饭碗,我们不求别的,只盼着你好。


  话说完,刘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彭楚粤赶忙把自己酒杯里的酒满上跟着干了,并在生日这天第二次眼眶湿了。


  


  日落西山之后,酒吧开始上人,尽兴了的大伙儿放了彭楚粤回家。


  一下午各种酒搀着喝,彭楚粤有些上头,微醺地迎着晚风推开了小院的大门。


  


  门打开后的几秒,黑灯瞎火的小院忽然灯火通明,东西厢房的房檐上挂了长串的彩灯,一闪一闪的,院中的海棠树上还挂了个HAPPY BIRTHDAY的橘色灯牌。


  不知从哪儿响起了生日歌的音乐,还是童声版本的,听起来特别喜感。


  陈泽希挥舞着两根烟火棒从正房冲出来,和着音乐开始扭动,肖战紧随其后,手里的节庆喷雪一番挥动,瞬间把彭楚粤喷成一个彩人。


  白澍最后捧着巨大的生日蛋糕走到彭楚粤面前,蛋糕上面,22形状的蜡烛火苗跳动。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三个人一起对着彭楚粤大声唱,彩灯和火光把寿星的脸照得色彩斑斓。


  被快乐笼罩下大脑空白的彭楚粤傻傻地跟着也唱了起来,唱完人还是傻着的,在陈泽希提醒下,这才想起要许愿。


  双手合十,彭楚粤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地说:世界和平,白澍要好好的,大家也都要好好的。


  接连默念好几遍,彭楚粤睁开眼睛吹熄了蜡烛。


  


  肖战把蛋糕拿进饭厅去分,陈泽希转头跟彭楚粤说:澍的礼物在你房里快去看。


  彭楚粤憧憬地看向白澍,白澍笑了笑,然后推着他去了西厢房。


  


  尽管心里做过无数次设想,然而彭楚粤在迈进屋门的那一刻,看到桌上的那个东西还是愣住了。


  桌上放着一个手工制作的大帆船模型,明显是刚完成不久,还散发着木头和粘合胶的气味。


  大船每部分都是由细小的木质零件拼合而成,衔接部分虽然看得见胶体的样子,但已经算是粘连紧凑了。


  这个一看就不是模型店里能买到的半成品组装款,船体没有刷彩漆,通身不均匀的原木色;彭楚粤把船模举起来仔细端详,发现所有的零件还带着粗糙的毛边,大桅杆上面还带着打磨的印记。


  风帆上是手绘的样子有些走形的草帽骷髅图案,船头是状似太阳的螺旋雄狮——海贼王万里阳光号帆船船模,全手作。


  船身上有一长排龙飞凤舞的字【TO粤粤:生日快乐!像太阳一样,从容愉悦,穿越残酷的万里大海!FROM:澍儿】


  


  身后有个软糯的声音在不停地絮叨:网上卖的拼装模型质量不太好,想从日本定又怕来不及,我就自己做了……其实我这阵子就忙活这个来着,原来也没做过什么手工,就只能做成这样了。我做东西还慢,赶不上喷漆,不过好歹成形了,也还能看,然后……诶!粤粤!……


  彭楚粤猛地回身死死地抱住了白澍,像是要把人整个揉到自己身体里一样,死死地用着力。


  白澍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可是彭楚粤一直没松劲儿,反而越抱越紧,到最后把脸埋在白澍肩头,久久没有抬起。


  


  彭楚粤哭了。


  开始还哽着流泪,后来干脆放开了声。


  


  他不知该怎么去形容心里的感觉,感动?兴奋?欣喜若狂?或者这些都有。


  他不知白澍那双从来没干过重活的白净的手,是怎么一点一点打造出这么大的一个船模的;他这才明白白澍手上那一条条划伤的血道子是怎么来的。


  他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样情深意重的礼物,和情深意重的白澍。


  那种被珍惜被珍视的情感涨满在胸口,最终化作眼泪从身体里释放出来,一时间无法平复。


  


  这无疑是彭楚粤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难忘的生日。


  很狼狈,鼻涕和眼泪蹭到白澍衣服上,被肖战和陈泽希笑了好久。


  很幸福,白澍把蛋糕拍到他脸上的时候,奶油搀着未干的泪水糊了双眼,可心里还是满溢的无限快乐。


  


  彭楚粤那一刻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是多么美好的事,陪在身边的,有喜欢的人,有交心的朋友,有靠谱的兄弟。


  他在刚许完的生日心愿后面加了一条: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我们,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说:


  向阳花已经写了不少了,很多妹子说喜欢,我很高兴。


  写这篇文,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通过文字构建一个平行的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我们深爱的少年们能乐观快乐地生活和成长。


  现实多残酷,现实多平淡。


  所以我把一些遗憾也好,希望也好,都写在故事里,不单单是粤澍,每个人都经历波折和困苦,但每个人都无所畏惧周正地面对自己的人生。


  看文愉快各位姑娘!


  



评论

热度(88)

  1. 初心不变粤澍 转载了此文字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