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逃跑

粤澍好文

煮字jun:

不知道写了点啥 都是脑洞  还是那句话 能看完的我都给您鞠个躬


——————————————————————————————


1


白澍窝在自己铺满玫红色四件套的床上看不知道第几遍的重庆森林,他以前一直以为这部电影是在讲重庆,后来才知道,王家卫讲了一整场的香港。


世界上有很多自以为是的以为,可惜最后也仅仅止于以为。


就像很多人以为他和彭楚粤在一起了,其实也只是很多人的以为。


 


他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睡衣领子,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屏幕里的梁朝伟靠在餐台点一份厨师沙拉,眉眼即便舒展也有淡淡的忧愁,嘴角的弧度弯得很好看。


 


这是彭楚粤亲了他之后跑路的第十三天,如果不是恰巧他俩都稍有一点点名气,白澍真的觉得彭楚粤就人间蒸发了。


 


他通过社交网络清晰地了解着那个人的行程,老家,武汉,香港,上海,然而手机依旧安静地躺在一边,没有信息,没有电话,自己发出的消息也如同石沉大海,掀不起半点波澜。


 


白澍咬紧了牙关有点愤愤地想,妈的,被亲被吃豆腐被占便宜的是老子,要跑也该是老子跑,你倒是消失个无影无踪。


 


California dreaming的旋律突然响起,白澍扭头看向窗外,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And the sky is grey


失去一个人的感觉,就好像拥抱了一整个寒冬。


 


2


白澍和彭楚粤相识于一场比赛,一开始他们并不亲近。


 


人总会下意识地寻找自己的同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俩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训练伊始,彭楚粤照旧和自己形影不离了接近四年的师弟同出同进。而白澍则迅速的和谷嘉诚陈泽希陆思恒等大写的黄暴直男打成一片。


 


所以说命运其实是挺玄妙的东西,没人会想到爱哭爱笑爱说爱闹的伍嘉成后来会和惜字如金面无表情的谷嘉诚纠葛不清;也没人会想到拽得二万五八的陈泽希会被个软萌单纯的小孩磨得没了脾气;更没人想到有颗文青心的脸T黄段子手白澍会和看似霸道总裁实则有些敏感脆弱傻白甜的彭楚粤搞得不清不楚。


 


命运的洪流来袭,有时候乖乖的被推着走就是了。


 


3


白澍是个聪明人,表现在他迅速地利用自己表现力上的优势和张力弥补了自己歌唱能力的不足,两个人很快珠联璧合,水乳交融,当然一开始仅仅局限于舞台上。


 


他的聪明也表现在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对彭楚粤来说,和别人不一样。彭楚粤总会在最脆弱无力的时候下意识地靠近自己,哪怕自己比他低了快半个头,他也会俯下身来靠在自己身上,深深地出一口气。


好像听到自己和他说过那句没事的,就真的万事大吉一样。


当然忙碌的训练比赛让他没空思考这种行为背后的含义,然而某种蠢蠢欲动却又模模糊糊的东西已经呼之欲出。


 


很快他就发现,好像对自己来说,彭楚粤也和别人不一样。赛程过半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有种无力的心疼,心疼彭楚粤远胜于心疼自己,他太了解那个人对于舞台的渴望和热爱,以至于其实并不太在乎是否能赢的自己,开始对彭楚粤能不能赢这件事情有了执念。


 


4


可惜,写好的剧本很难产生意外,他们不出意外地没能赢。


他们都很好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毕竟能熬到终章,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功。


庆功宴接近尾声的时候,白澍在屋子角落里找到了彭楚粤,那么大的个子,蜷着腿坐在那儿,黑暗湮去了他的眉眼,无声无息,不知道想些什么。


白澍没来由地觉得自己心口痛,几步走上前去,跪坐在他面前,伸手把他揽在了怀里。


和以往每次彭楚粤难过哭泣的时候一样,他轻轻把头磕在了白澍肩膀上,慢慢地舒了一口气。


“彭彭,没事的。”


白澍有很多种对彭楚粤的称呼,没事撩撩队长的时候,会尖着嗓子叫他欢欢,真正心疼的时候,才会沉了声调叫彭彭。


 


无独有偶,彭楚粤也有很多对白澍的称呼,被欺负地气急败坏的时候会大着嗓门直呼其名,也会有柔了声调叫苗苗的时候。


白澍记得自己烧得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这个人就趴在自己的床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轻声轻语的叫苗苗。后来自己烧得全身燥热,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就索性躺到自己身边,一把把自己揽到了怀里,手轻轻重重的在自己背上拍打,耳边的声音好听地像唱歌,


“睡吧,苗苗,睡吧。” 


 


白澍的手轻轻的在彭楚粤背上拍打,他们都不需要安慰,陪伴就好。


 


5


意外是突如其来发生的,白澍后来都有点想不起来彭楚粤是怎么亲上来的,总之那不是一个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的吻,而是情人间浓情蜜意的深吻。


他能感觉到彭楚粤的舌头肆无忌惮的伸进自己的嘴唇,在一起缠绵纠葛,分开的时候嘴边甚至有一丝银线。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却都没有开口说话。屋子里安静地想让人逃跑。


 


他确实也逃走了,他妈妈打电话来说车子已经停在外面,让他赶紧出门。白澍后来回忆起那个慌慌张张说着我妈来接我了,我先走了的自己,觉得都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他也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居然就那样把彭楚粤一个人丢在了那里。


 


然而作为一个直了二十多年的大写直男,他确实也需要时间去消化。所以当他收到彭楚粤那条要不我们试试吧的信息时,几行回复在屏幕上写了删,删了写,最终也没有发出去。


 


那天晚上他又是一晚上没睡,脑海里面一幕幕回忆他和彭楚粤在一起的画面,所以这又是聪明人的妙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避无所避,那就索性掰开了揉碎了想个清楚。


他和彭楚粤的未来其实依然不够明朗,无论事业感情,然而没有彭楚粤的人生又实在太没意思。


 


二十出头的白澍,比起没意思,他宁愿选择不知道。


 


当他终于理清思路,准备找彭楚粤谈谈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人人间蒸发了,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消失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6


白澍有些气闷地举起手机,准备播不知道第几次的号码,电影里王菲一个人去了加州,阳光正好,可惜梁朝伟最终也没能赶上她那一班飞机。


 


号码还没摁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白澍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那三个大字,突然就觉得气血上涌。


“彭楚粤!”


“澍······”


“你去哪了? 你干嘛不接我电话。”白澍觉得自己现在就像质问男朋友的小女生,但是喉咙里突如其来的哽咽委屈不安让他无法自控。


“我在你家楼下。”


 


白澍几乎是跳起来的,大衣也来不及穿,直接睡衣拖鞋就冲到了楼下,彭楚粤真的站在那儿,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插在裤兜里,月光柔和的在他身上打了一个阴影。


 


彭楚粤几乎是同时看到了白澍,几步冲过来,眉头拧得化不开,伸手把白澍楼道里推,


“你怎么衣服也不穿就下来了,才好几天!”


白澍不搭茬,转个身就人怀里扑,彭楚粤没办法,解开大衣把人裹在里面。


“彭彭,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扔下的。”声音闷闷的


彭楚粤没来及答话,闷闷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你还要不要试试。” 你还要不要我,我是不是也错过了那班飞机。


 


彭楚粤一愣,轻轻地把下巴搁在了白澍的头顶。


“当然要啊,当然要。”


“真的?那不准跑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咱俩都不跑。”


“好”


彭楚粤后来想你那样慌张地逃开又不肯回信息我以为你讨厌我了,所以才匆匆忙忙逃跑。


后来也想通了,你要是真讨厌我我就淡出你的生活,你要是不排斥我我就回来好好追你。


我们都不跑了,都不跑。


 


后来王菲笑着和梁朝伟说我可以给你一张新的登机牌呀。


 


总会修成正果。


 


 



评论

热度(161)

  1. 初心不变煮字jun 转载了此文字
    粤澍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