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我虽然欢喜却没对你说

欢脱

二之毛:

抱歉我食言了,今天有……


 @旅程翻新  提过的欢帝和白相的故事,希望喜欢=)


 @砚生 嘻嘻❤️


友情提示:


吸烟有害健康,


本文ooc注意。


rps注意!rps注意!


和真人无关!


彭楚粤x白澍 前后表攻受


tag要是打的不妥麻烦指出,感谢




[粤澍]我虽然欢喜却没对你说


 


1.


这是欢帝还是欢太子时发生的事情。


老白相家的小儿子白澍第一次进宫,秉持着老白相的廉洁节约的原则,穿着他哥哥的衣服。奈何身量太小,为了不踩到过长的衣摆跌倒努力摞着,手却也伸不出袖子来,手忙脚乱,跌跌撞撞。


没见过市面的谷皇子和沐皇子立刻就被击中了少男心,一左一右拉着小白澍的手开始从口袋里掏东西讨小可爱的欢心。


而相对见过市面的欢太子,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2.


皇后娘娘爱犬去世了,做了个简单的仪式后,欢太子一个人守在旁边掉眼泪,路过的小白澍看见了,蹑手蹑脚地想走过去一探究竟。


然后踩到自己衣服下摆跌倒了。


欢太子把他扶起来时眼泪还没干,小白澍看太子这个悲伤的样子,忍不住问他:“你又没跌倒,你难过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这欢太子眼泪就止不住了,抱着小白澍大哭,边哭边语无伦次地说自己和爱犬的九十九个约定。


被这个大个子太子抱着的丞相小儿子,手足无措,喘不上气。


 


3.


小白澍一连两天没来宫里,欢太子得知他得了风寒之后就去丞相府里探望。老丞相怕欢太子被传染了,一再阻拦太子去看,没想到欢太子固执得很,没辙还是请他进了小公子的卧室。


说是来探望病人,但其实欢太子也对风寒束手无策,只能坐在床边盯着烧得满脸通红的小白澍看。


 


4.


小白澍努力睁开眼睛,问欢太子来做什么。


太子说:“他们说你受了风寒,怎么回事?”


小白澍眨眨眼,告诉欢太子老丞相教他下臣子棋,他下不好学不会就被责罚打手心站墙角,体质本就弱,加上又淋了点雨,就病了。


“都是你们这些人喜欢下棋,我们就要学着下。”小白澍把头埋进被子里,就露双眼睛气鼓鼓地说。


“那我就不喜欢下棋了,”欢太子想想,说道,“这样你就不用学了。”


 


5.


时光飞逝,当小白澍成长为京城闻名翩翩公子时,欢太子也已经把帝王学学了个七七八八。


然后半个京城的姑娘都想嫁给白公子。


 


6.


谷皇子生辰当天,请了戏班来祝寿。热热闹闹的,白公子觉得好玩,也扮上了上,去台上唱了一出。虽然唱腔不够专业,但白公子生得俊朗,扮相好看,依旧赢得满堂喝彩。


白公子妆还没卸干净就嘴里喊着“欢欢欢欢”地跑过来要吃欢太子手里的瓜果,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就是眉眼间那股聪明劲更甚以往。


“树苗,”欢太子把手里的甜瓜递过去,“你什么时候学的唱戏?”


“和老谷老韩他们一起玩的时候学的啊。”


 


7.


欢太子有点不开心。


白公子踮起脚摸摸欢太子的头,小心翼翼看了圈保证没人发现他这大不敬行为,拍胸脯表示虽然他和老谷老韩一块儿玩,但最喜欢的还是欢欢。


“真的?”


“真的啦,”白公子拿扇子敲敲自己的胸口,“拿我的心发誓。”


 


8.


再过了几年,欢太子和白公子渐渐开始谈了国事和政事,虽然欢太子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但是大概是史书里兄弟阋墙的故事看多了,他俩有点担心谷皇子和沐皇子有二心。


“那我去试探他俩一下好了。”白公子拎着两壶酒就踏上了大路。


 


9.


酒后吐真言。


大白天就找谷皇子喝,俩喝了半壶后,白公子不失时机问他:“老谷,你想不想当皇上?”


“不想。”谷皇子给自己倒了杯。


“不想当皇上你想做什么?”


“我想打篮球。”


白公子:???


 


10.


沐皇子:“啊?我想撩妹嘿嘿。”


白公子:……爹,我们投资个青楼吧。


 


11.


“欢欢,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我先听坏的……”


“好消息是老谷和老韩都不想当皇上。”


欢太子心想我明明是要先听坏的,委屈。


“坏消息是你这俩兄弟都没救了,以后就别指望他俩帮你守疆土了。”


 


12.


初尝云雨情时,俩都喝了点小酒,借着酒劲把对方衣服扒了之后面面相觑,大眼瞪大眼。


“树苗,你不平时都看了好多风月方面的书吗?我们下面该做什么?”


“……欢欢,你去皇后娘娘那里翻翻有没有春宫图可以参考。”


于是,就变成了俩钻在被子里研究春宫图的场景。


年纪轻轻本就血气方刚,更何况还是和喜欢的人裸裎相对,春宫图翻了几张便抱在了一起。白公子喊了声“彭楚粤”,就拉下欢太子的头,和他唇齿相依。


“彭楚粤,”情爱里的白公子紧紧搂着欢太子,“没有我你怎么办啊?”


 


13.


第二天,白公子又病了。


欢太子默默拎着一包药,在谷皇子和沐皇子别有深意的眼神下,走进了丞相府。


“欢欢,我觉得聘礼给这么点真的没有我们皇家气魄。”


“对啊,丢我们兄弟的脸。”


我这俩兄弟真的没救了。太子想,树苗说的太对了。


 


14.


老皇帝走了。


国丧之后,欢太子登基仪式就在今天。


穿了龙袍的欢太子气宇轩昂,英俊无双,当真是帝王气魄。穿着朝服的白公子托腮看他眉宇紧皱的模样,想到昨晚欢太子跑到丞相府把睡得正香的他摇醒,紧张兮兮地问他:“树苗,你说我能当个好皇上吗?”


“可以。”白公子打哈欠。


“其实我一直在想,”欢太子吞吞吐吐,“你是不是因为我是太子和老丞相之命才支持我,也许我的两个兄弟更适合当皇帝……”


白公子总算清醒了,他久久凝视着这个竹马太子,终于粲然一笑。


“傻瓜欢欢,你这么善良这么爱民勤政,除了你还有谁能当皇上?”


 


15.


欢帝登基大典。


文武百官纷纷下跪,白相在第一排,看着自己爱人站在了顶点,心里激荡无比。欢帝低沉一声“免礼平身”,百官谢恩站起,随着新一位圣上走向朝堂。


秉承白家廉洁节约的家训,白相穿着老丞相的朝服,有点儿大,手还是伸不出来,保持仪态走了几步果然就右脚踩左脚,左脚踩衣角地跌倒在地。


白相趴在地上想赶紧趁人不注意爬起来,欢帝登基大典可不能失礼。却一抬头看见当今圣上半蹲着向他伸手,一脸理所当然。


 


16.


于是白相也理所当然地握着欢帝手站了起来。


“彭楚粤,”白相低声说,“没了你我要怎么办啊。”


欢帝扭头看他:“什么东西啊?”


 






评论

热度(112)

  1. 初心不变二之毛 转载了此文字
    欢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