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月树】填空

这篇也使超喜欢的

重启:

剧本蒸煮已经写好,我只负责填空。


很潦草,大家随意看看,自己yy,不上升真人




是白澍先告白的。


那天他俩负责去超市采购,暗藏许久的心情从看到彭楚粤认真纠结买哪种牛奶的侧脸开始萌动,在拎着购物袋并肩走回宿舍时淹没过理智。


他停下脚步,彭楚粤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奇怪地看他。


白澍为自己的告白选了个合适的打光,路灯兜头照下来,产生奇妙的戏剧感。


“彭楚粤,我喜欢你。”


高个子男人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呆了。


白澍向前走到光线的边缘,扯住彭楚粤的衣袖抬头看他:“你喜欢我吗?”


彭楚粤低头,白澍眼睛里颤动着一点光亮,像是花火又像银河。他被这光亮闪得心如擂鼓,压了压情绪开口道:“过几天、等比赛结束后……先让我想想。”


白澍笑起来,“好啊,不着急,我等你。”


白澍很满足,他相信自己把彭楚粤看的透彻,那些无意识的亲密,眼神的交错,不愿隐藏的依赖,彭楚粤不可能没有感觉。每次电光石火的对视,他们都能从对方眼中读出一封信。后来,这封信就变成了情书。


早晚要捅破的窗户纸,不过是光线够暧昧,小路够安静,情绪到了而已。彭楚粤不说,那就换他来说。


 


比赛结束,意料之中的结果,比起难过,对白澍来说更多的是终于解放的雀跃。


回到宿舍后,彭楚粤抹掉所有笑容,疲倦的一头扎进他的肩膀,手指绞紧背后的布料,呜呜囔囔的许诺:“会有的,我们的演唱会……等我足够强大……”


“没事儿,没事儿,你会变强的……”他熟练的轻抚彭楚粤的背,咀嚼着他的用词,“我们”,暗中欣喜:他这就算是……接受我了?


 


刚分开的几天,朝夕相处时的黏性还在延续,突然的分离让两人都不太习惯。大年夜里,只有E网的彭楚粤举着手机找信号一遍遍刷新重发,只为给白澍看一段放烟花的小视频。


没有暖气被冻得睡不着的晚上,白澍陪他聊了一整夜。一条消息发过去隔好几分钟才能收到彭楚粤的回复,点开一看就是个没营养的-.-。就算这样他也不嫌烦,三三两两的扯闲篇直到天亮后屋子里暖和到彭楚粤能睡着。他看着彭楚粤发来的“晚安,澍”,心里像灌了蜜,揉揉干涩的眼皮,来不及褪去笑意就昏睡过去。


就像彭楚粤终于能在没暖气的房间里睡着,他们的生活节奏也逐渐回到正轨。本来他们的交友圈和爱好并无交集,朝夕相伴时是可以依靠后背的队友,而在被日常充满的日子里,两人的差异逐渐凸显出来。


白澍看了展或者是读到不错的句子,就分享给彭楚粤,那边也很给面子的及时repo,二人往往能就着话题聊上十来回合,有一个人不再回复后,就默契的沉默下来。


他以为这样君子之交淡如水是二人的默契,有时候看到陈泽希和夏之光在微博上黏黏糊糊的互动,还会嘲笑他俩简直像对异地恋小情侣,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才是真正在谈异地恋的那个。


情人节他起了个大早,给彭楚粤发了消息:嘭嘭,情人节快乐!这是咱们第一个情人节,你就没点表示吗?比如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哈哈哈哈~


-什么?


-什么什么?我开玩笑的


-噢,吓我一跳。澍,你也情人节快乐啦,今天你要做什么?


-跟你聊天啊


-没有去约妹子吗?


白澍盯着这行字做了半天的阅读理解,最后回复:我有你就够了。


彭楚粤沉默几分钟:你在说什么?


他突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赶紧翻到第一条消息重新看了一遍,冷汗就下来了。


-彭彭,我说的开玩笑是让你来北京那句。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不是玩笑。


然后彭楚粤就再也没有回复他。


他攥着手机,手心全是汗,从忐忑不安一直等到彻底绝望。


带着验证的心态重新翻看所有聊天记录,从柔情蜜意中跳脱出来才能发现,他跟彭楚粤的对话,从来就不像恋人。


白澍涩涩的想,这亲密程度恐怕连小伍都比不上。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0,可悲的是他还没恋爱,智商就已经归零了。


他脱力的瘫在床上,把脸埋进床单,胸腔闷得难受,却哭不出来。他闭着眼睛,在黑暗中陷入无尽的自我唾弃,连着对彭楚粤的感情,一同否定到地心。


将自己贬入尘埃后,他看到了彭楚粤的新微博:闪,男票这呢。


忍不住撇撇嘴,啧,这男友力,只可惜终归是别人家的男票,跟他白澍无关。


 


彭楚粤真的不再理他,单方面无视很容易,他试遍各种方法都无法得到一分回应。


在微信群里,彭楚粤可以唠叨夏之光要早睡却不理会白澍凌晨4点的消息,可以陈泽希无限耍贫只要白澍一说话他就消失,可以和肖战炖鸡汤感概人生却不再与白老师分享。


白澍想,这人怎么能这么绝呢,哪怕回复一个表情也好啊。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后来彭楚粤终于回复给他一个表情,只不过迟到了5天。


粉丝们在评论里炸了锅,一片喜大普奔的尖叫中夹杂几个心疼自己的。


他苦笑,一边骂自己手贱,一边回复了个星星眼的浪小花。


我他妈也很心疼自己,可谁让他是彭楚粤。


 


彭楚粤开了ins,他没关注,隔几天就跑去看一圈,看他在上面文艺悲伤作天作地,看彭楚粤去了上海,在跟伍嘉成赵磊的合影里笑的那叫个潇洒浪荡。


白澍心里苦,但他不说。


他也浪。


北京成都云南,骑马喂猴看球,无聊了就去骚扰陈泽希,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熬来熬去,终于到了不得不去上海的日期。


具体航班他没敢告诉别人,就怕彭楚粤知道后又跑路。想着又觉得未免自作多情,他彭楚粤有肖美人在侧正浪的开心,难不成还真会躲自己?


可惜白公子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黄牛和粉丝的热情。


那边肖战正躺床上刷微博,突然很多人都在评论中求小白月合影,再仔细一看,原来是白澍明天要来上海。


心说白澍这货搞什么突然袭击,转头看到彭楚粤弯腰叠衣服:“战战,我家突然有事,刚订了明早的机票,我就先走咯。”


肖战一愣,“什么事这么突然?澍说他明天要来。”


彭楚粤背对着他把衣服往行李箱里塞,语气淡淡的:“是吗?没关系,反正回北京就能见到了。”


“……彭楚粤,你和澍怎么了?”


“没怎么啊,都说了是我妈叫我回去……唉我是不是少了一双袜子?我袜子呢?”


无视满屋子转圈的彭楚粤,肖战微信白澍:你明天要来上海?怎么都不说一声。


白澍回复的很快:你消息好灵通,有没有惊喜到?


-是惊吓吧,把欢欢都吓跑了。


白澍心里一咯噔,肖战接着问:你俩出什么事了?


-我俩能出什么事啊,他怎么突然就走了?


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肖战的冷漠脸:说是家里有事,刚告诉我订了明早的机票。


白澍气的边笑边摇头直骂傻逼,心知自己是没救了,竟然还觉得这人傻逼起来都这么好玩。


彭楚粤,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未完待月树来续。

评论

热度(104)

  1. 初心不变仰卧起驾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也使超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