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好久不见

相逢~

乔柯:

cp粤澍无差,流水账文笔。美好都是他们的,崩坏都是我的。


推荐BGM Luv Letter,委婉的钢琴曲很适合这种什么都不说的感情。


小白月是本命所以全程带战战玩。


 


 


 


 


 


白澍在彭楚粤家门口站着有一段时间了。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而这个问题同样适合他为什么来到这座城市,为什么悠悠转过三个街区,为什么只是傻站在这样一扇门前。


 


很多事情白澍都无法回答,倒不如说关于彭楚粤的事情白澍一件也回答不出来。


 


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白澍忘记他和彭楚粤是怎么认识的了。


 


他只记得他的大学时代就是和彭楚粤和肖战两个人整天厮混在一起。明明连专业都不一样的毫无交集的三个人,肖战甚至还比他们大一个年级,却莫名其妙成了最好的朋友。


 


学校的文艺演出,白澍的戏剧社有话剧节目演出,彭楚粤和肖战有一个合唱,彭楚粤还自告奋勇报了一个个唱表演。


 


排练的时候白澍带着他的兔耳朵和肖战一起看彭楚粤在舞台上唱歌,没什么观众两个人就主动担任起来迷弟的角色,整场下来除了彭楚粤的歌声,还有充斥着两个人卖力的尖叫欢呼。


 


白澍在彭楚粤谢幕的时候喊了句生猴子,然后彭楚粤笑着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来。彭楚粤揪着白澍的兔耳朵说,你明明是只傻兔子,怎么还想着生猴子呢。


 


白澍踢了彭楚粤一脚。那你是猴子行不行啊?


 


正式演出的时候白澍的话剧最靠前,结束后他连妆都没卸就跑到了观众席,手里举着三个人一起做的“小白月”应援牌,在前排喊着肖战好帅彭楚粤好帅。


 


彭楚粤的个唱是最后一个压轴节目,肖战也过来再次加入了迷弟行列。台下的尖叫声震天,白澍看着彭楚粤在灯光下忽暗忽明的面庞,他手握话筒专心唱歌的样子简直就是在发光,连星星黯然失色。


 


白澍卖力的喊着彭楚粤,在最后一个音结束的时候收到了彭楚粤看向他的眼神,不知怎么就在一片欢呼鼓掌声中红了眼眶。


 


 


 


白澍冷的把脖子往衣服里缩了缩,还跺了两下脚来取暖,却突然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他身上一抖,时间像是凝滞一般。白澍看着面前的门缓慢开启,门后出现的人带着棒球帽,手里还拉着行李箱。


 


下一刻他就听到一声尖叫响彻了整栋楼。


 


 


 


白澍有点口欲滞留的毛病。


 


他自称是小时候奶嘴没咬够,导致他现在嘴里总是痒痒的想咬点什么东西。于是他的下嘴唇和手指都成了受害者,甚至每次的矿泉水瓶的瓶盖都能成为他的发泄对象。


 


肖战见了多会皱着眉提醒白澍那不干净,而有着洁癖的彭楚粤都是直接打掉白澍的手或是从白澍的嘴里夺走瓶盖,丢进垃圾桶。


 


可是白澍的毛病一直没改。


 


有一次彭楚粤实在忍无可忍了,他说白澍你要是真的那么想啃东西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天天亲天天啃,可别叼着那么脏的瓶盖子了,你手洗了没啊。


 


白澍沉默的看了他一会,没说话。后来有一次他们一起去酒吧,白澍拍了拍彭楚粤说你看着。然后径直走到一个朝自己抛了无数个媚眼的女生身边,抬起对方下巴就是一个舌吻。


 


肖战庆幸自己手快,捂住了处于崩溃边缘要化身尖叫鸡的彭楚粤。


 


完事以后白澍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蹦跶回来,仰着脖子灌下一整杯子酒后在彭楚粤的外套上擦了擦嘴,眼神挑衅。


 


丢不丢人啊你。


 


 


 


彭楚粤站在门口,脸上写着我没出现幻觉吧几个大字,眼神直直的看了白澍半天。


 


而白澍手上不安的紧握衣角,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这么接受着彭楚粤从上到下的审视。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天知道为什么彭楚粤没有回家去,而是在这里和他大眼瞪小眼。


 


白澍觉得出现幻觉的大概是自己。


 


他现在只想逃跑,可是脚上却像是被黏住一样动也动不了。而且他很确信,如果他现在要跑,彭楚粤也一定会二话不说把他扯回来。


 


“......白澍?”


 


彭楚粤不确实的叫了他的名字,然后丢下行李整个人扑到他身上,把白澍拉进怀里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你他妈毕业后都去哪了!我连你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白澍在彭楚粤怀里有点懵圈,这和他所设想的太不一样了。但他还是强作镇静的抬手拍了拍彭楚粤的后背示意他放松,像是老朋友一样道出了最平常的问候。


 


“嘿彭彭,好久不见。”


 


 


 


白澍突然想起他们大学毕业时的场景。那是白澍最后一次见到彭楚粤本人,距离现在已经过了两年半。


 


肖战特意抽了时间回来陪他们拍毕业照,他们三个人在镜头里挤作一团,就像是他们聚在一起疯狂的大学时代。


 


三个人一起蹲在操场边上,白澍随便拔了根草放在嘴里咬,用胳膊捅了捅旁边的彭楚粤。


 


彭彭,你毕业了要干什么?


 


其实彭楚粤早就被公司聘用,不像白澍连实习期都是浑水摸鱼过去的。但他清楚白澍问的不是这个,他想了想说。


 


我想当个歌手吧。


 


啧,你连专业的声乐课都没上过,这个梦想有点远啊。


 


彭楚粤作势要去掐他的脖子,在白澍快要被摇晃至死的时候肖战才过来劝架。


 


肖战问白澍,你呢?


 


白澍把草扔到地上站了起来,他抬头看着绵延无尽的瓦蓝的天空,像是他们充满未知数的未来,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不知道,当个流浪诗人吧。去看没看过的风景,写没写过的故事。


 


 


 


“你怎么站在我家门口?”


 


“呃......我,我刚好走到这个城市,战战说你住在这里,我就想说顺便来看看你。我没想到你还在家。”


 


 


 


白澍去看彭楚粤,后者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表示了不屑,白澍的笑容却又加深了几分。他伸手在彭楚粤的头上撸了一把。


 


你可别忘了我呀,大歌唱家。


 


彭楚粤拍掉他的手,嫌弃的心情溢于言表。


 


怎么说的跟你快死了一样。


 


白澍大笑出声,狠狠拍了彭楚粤一把,说你他妈怎么不能说我点好呢。


 


然后他还没等彭楚粤再开口,就大叫着像前跑去。白澍的头发被风吹起,没扣好的白衬衫跟着飞扬,像匹白马,像只鸟儿。


 


 


 


“不过我马上要回家过年了,你怎么不早来几天看我呢?”


 


白澍一时语塞,被彭楚粤的话弄得更糊涂了。


 


“可我听战战说,你回家的机票是昨天的。”


 


白澍感觉到彭楚粤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被推开。彭楚粤一脸你没开玩笑吧的难以置信的表情,嘴巴张了又张才吼出来一句。


 


“你说什么?!!!”


 


白澍看着彭楚粤慌张的在包里翻找机票,最后一拍脑门惨痛的大叫出声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带着浅浅的笑容。


 


 


 


后来彭楚粤把白澍请进了家门,行李都搁置在了门口。


 


“完了完了,我今年回不去家了。”彭楚粤哀嚎着抓了抓头发,低下头一脸懊恼又崩溃的的样子。


 


坐在一边的白澍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安慰他,因为这件事.......怎么看都只能怪彭楚粤蠢的记错登机日期。其实白澍有点想笑,因为彭楚粤时隔两年后再次刷新了白澍对他的认识。


 


但白澍还是体贴的揉了揉彭楚粤的肩膀,“好啦,年后几天的机票还有,只是差几天而已。”


 


彭楚粤却突然回过头盯着白澍,问道:“白澍,你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彭楚粤的眼神吓了白澍一跳,在那样直白的目光下他无法躲藏,竟呆愣着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我今年在这儿过年。”


 


那是白澍很久以前就开始了的幻想,在彭楚粤曾经生活过的城市迎接一个新年,把所有的思念与爱恋留给过去,在新的一年里他还是洒脱的白小爷。


 


“......反正我也回不去了,要不你来我家,我们一起过年吧。”


 


白澍从没想过在他故事的结尾会有彭楚粤参与。


 


可他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了彭楚粤的提议。


 


 


 


两个人一起过的除夕夜就很随意而草率。


 


彭楚粤和肖战视频聊天的时候,白澍在厨房里煮速冻饺子。


 


肖战一脸冷漠的看着彭楚粤,质问凭什么树苗不去重庆找他。


 


“你们两个人竟然一起过除夕,哇这中间太有故事了,我要曝光你们!”


 


彭楚粤却笑得一脸开心,送了个大大的白眼给肖战。“你不高兴什么啊,白澍两年都没和我联系了好吗。这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肖战吐槽说这回响还真是惊天动地。


 


“我现在好想飞过去和你们一起啊。”


 


肖战莫名想到了大学时他们聊起最想要获得超能力,彭楚粤一脸认真羡慕的说我想飞啊,我特别想飞。那时候他和白澍在旁边笑得花枝乱颤说你咋不上天呢,得到彭楚粤无数个白眼。


 


 


 


彭楚粤被白澍叫去端饺子。


 


肖战一个人看着视频那头空荡荡的沙发,心里快乐又伤感。彭楚粤说他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但其实肖战知道许多彭楚粤不知道的事情,他能想象到白澍是如何在那个城市失魂落魄走过一条又一条街,怀揣着小心翼翼的心思站在一扇不会开启的门前。


 


不过那也只是白澍自认为而已。肖战不知道彭楚粤的傻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白澍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彭楚粤恰到好处的打开了门。


 


命运这东西很难说。


 


肖战叹了口气,看到白澍还穿着围裙向他打招呼。期间还穿插着彭楚粤非要挤进来的大头,白澍把他往一边推,嫌弃的说我和战战说话呢你凑什么热闹。彭楚粤不满的抗议。


 


多好啊,两个人小打小闹就和从前一样。


 


肖战看着互相拌嘴的两个人,心想,还真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聊了一会后,肖战去帮家里人包饺子,剩下另外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春晚。


 


彭楚粤说,今年的春晚没有肖战好看,也没有肖战有意思。


 


白澍表示同意。


 


“欸,我还没问过你呢,白澍你为什么两年都不联系我,还无视我发给你的消息。”


 


“......我想你又没办法见你,干脆无视你。”白澍一本正经的说胡话。


 


彭楚粤皱着眉头不高兴,噘着嘴娇嗔的问道:“那你都在和战战保持联络。”


 


“因为我更想战战。”


 


“......白澍你个白眼狼,我和肖战到底谁对你好!”


 


白澍没说话只是笑着看他,彭楚粤一下子就没了气势,泄气的窝回沙发里。好吧虽然答案明显但他还是很不服气。


 


“那你为什么突然来找我。”


 


这个问题白澍想了很久没有出声,他们之间沉默着知道那个节目结束。彭楚粤心想自己该不会又说错话了,刚想说点别的转移话题就听到白澍淡淡的开口。


 


“因为我突然很想你。”


 


 


 


两个人又说了些毕业后的事情,时间昏昏沉沉转到了快十二点。外面有烟花炸开的响声,白澍问彭楚粤要不要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作为在大学就没少被嘲笑的游戏黑洞,彭楚粤警惕的盯着白澍,内心很想拒绝再玩。


 


“超简单,二选一,凭你的直觉。”


 


彭楚粤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白澍立刻抛来的问题打断。


 


“演员和歌手?”


 


“歌手。”彭楚粤认命的回答。


 


“苹果和橙子?”


 


“橙子。”


 


“红色还是白色?”


 


“红色。”


 


“白澍还是白澍?”


 


“白......什么?”


 


彭楚粤疑惑的去看白澍,却对上对方的眼神,有一种灵魂被望穿的错觉。白澍没有露出恶作剧得逞的坏笑,他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彭楚粤。


 


炽热的,决绝的,却又带着点怯弱和毁灭的意味。彭楚粤移不开眼睛,感觉呼吸困难。


 


空气开始变得沉重而浑浊,平日里见不得光的东西在此刻隐约浮现。温度在上升。


 


 


 


下一刻彭楚粤就感觉沙发一陷,自己被抓着肩膀按进沙发里,嘴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彭楚粤睁大眼睛看到白澍近在咫尺的脸。白澍闭着眼睛,睫毛抖动扫过他的皮肤,痒痒的。


 


白澍吻了彭楚粤。


 


那其实根本算不上一个吻。两个人只是嘴唇轻碰,白澍便没了下一步动作。彭楚粤大脑当机,浑身僵硬的无法动弹也无法思考。他不懂白澍这样做的意义,只能感受到白澍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十分用力,让他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


 


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从心底疯长,蔓延而上缠绕住整个心脏。彭楚粤认命的咽了口唾沫,他干脆紧闭眼睛,双手鬼迷心窍的攀上白澍的腰,脚下一使劲抱着对方整个人换了彼此的位置。


 


彭楚粤一口咬上白澍的下唇,血腥味在两人之间弥漫开。趁着白澍痛的吸气的空档,彭楚粤直驱而入加深了这个吻。


 


白澍没有拒绝,反而配合着彭楚粤的节奏,在狭小的空间里厮磨共舞。他们温柔的接吻,唇齿相接,相濡以沫,缠绵悱恻,像是一对爱到入骨的情人。


 


 


 


彭楚粤在两个人死于窒息前放开了白澍。他看到白澍脸上泛红,眼底发亮,殷红的嘴唇被蹂躏过闪着水光。白澍在大口喘息,彭楚粤也呼吸凌乱。他的脑子清醒了一秒又立刻变成一锅浆糊。彭楚粤看着白澍,那完全是他没见过的样子,心底一阵恐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他也不知道白澍为什么那么做。


 


气氛使然,本性使然?


 


彭楚粤更加难以呼吸了。心中硬生生多出来的一块搔着他的痒,扯得他生疼。


 


不对,不对。


 


彭楚粤不稳的退后两步,一副被吓坏的样子。然后他转头就跑,飞速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白澍头仰着靠在沙发上,头顶的灯光晃得他头晕。眼睛里的泪水兜兜转了几圈却始终掉不下来。最终他闭上眼睛,嘴角嘲讽的勾起一个苦笑。


 


说到底,都是他活该。


 


 


 


彭楚粤一个人在房间里纠结了很久。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白澍对自己的感情,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对白澍是怎样的感情。他一直都是把白澍当兄弟当朋友,可是没有人会去亲吻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朋友,还得寸进尺的伸舌头。


 


彭楚粤一晚上都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头发也乱得像鸡窝。他不知道最后把白澍一个人留在客厅是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许他不该那么做,一脸惊恐,满脸慌张。


 


彭楚粤又揪住了自己的头发,祈祷着自己打开房门能够看到一如既往的白澍。


 


可是客厅里空无一人,空落落的整齐,就像是彭楚粤打包好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一样。


 


白澍已经走了。彭楚粤看到被压在桌子上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新年快乐,彭楚粤。


 


后面是一个大大的笑脸。


 


彭楚粤就是那个时候克制不住掉下眼泪,一种莫名的悲伤挟持了他的心脏。


 


他不安的想到,他要失去白澍了。


 


 


 


 


白澍离开后的第一年,彭楚粤还会时不时地去看白澍的微博和朋友圈。白澍的动态一直在更新,他似乎依旧在做长期旅行,发着旅行感想和丑到不行的自拍。只是彭楚粤发给白澍的私信他一条都没点开。


 


第二年彭楚粤没再找过白澍,只是偶尔向肖战问起白澍的情况。肖战给他看了几张从不同国家寄来的明信片,摊开手摇摇头。他还会期待在春节的时候白澍再次出现在自家门口,悄无声息的和过去一样,吓他个措手不及。


 


后来彭楚粤参加了选秀节目,一路有惊无险的杀到决赛,遗憾的是没能拿到冠军。


 


但他还在朝着梦想迈进。彭楚粤出道当了歌手。


 


第三年彭楚粤阴差阳错彻底失去了和白澍的联系。当他几个月后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除了点习惯的伤感,再没有别的了。


 


他和肖战联络的频率也越来越少了。


 


 


 


彭楚粤要筹备演唱会,忙到除夕才拿到机票回家。他在飞机上看到所有的景物变成一个个小黑点,最后在云雾的遮挡下消失不见。重复单调得让人昏昏欲睡。


 


也许是又到新年的原因,白澍如他曾经期盼的那样,悄无声息入了彭楚粤的梦。


 


彭楚粤梦到他坐在空无一人的影院,大屏幕上走马灯般放着他们三个人大学插科打诨的日子,每个画面都模糊的连成一片。他又感受到嘴唇上轻拂过温热的触感,他坐在曾经的屋子里,眼前是白澍放大的脸。


 


白澍在他家阳台抽烟,回过头挑衅的冲着彭楚粤吐出一个烟圈,笑得慵懒,像只猫。而影片的最后突然清晰起来,是白澍大学毕业时挥手再见的样子,然后他背对着彭楚粤,一往无前的向前去。


 


彭楚粤醒来时飞机正在降落。


 


 


彭楚粤在过了零点不久后收到了肖战的短信。


 


“新年快乐,大歌唱家!”配图是肖战举着彭楚粤应援牌的照片。


“演唱会请给我留VIP票,我是你的头号粉丝。”


 


彭楚粤很少感慨命运,但他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他和肖战已经有两年多没见面了,联系内容也都以节日祝福为主。他想起记忆久远的他的第一次演唱,他记得他青涩稚嫩的歌声,和台下两个人拼了命尖叫。


 


那是他时隔很多年后,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


 


弹指一挥间,过去说好的就散了。


 


“-.-没问题,本王给你留最好的位置,你可以要大力欢呼。”


 


按下发送键,彭楚粤想了想又点开白澍很久之前就不再有消息的微信头像。一下一下敲得缓慢又用心。


 


新年快乐。


 


我很想你。


 


彭楚粤把脸埋进手掌,大口喘气。


 


我很想你们。


 


 


 


春天快过去的时候彭楚粤的经纪人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他收到一个电影剧组的客串邀请,过两天要和剧组的人吃个饭,如果成功的话,银幕上的曝光可以大大提高他的知名度。


 


彭楚粤对这件事挺无所谓的,但好事总没有拒绝的必要。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大致看了下剧本,他的角色只在最后出现几个镜头,台词也只有两句。


 


谁知道那天在饭桌上, 副导演盯着彭楚粤瞧了半天,期间还和旁边的人耳语了几句,弄得彭楚粤很不自在。该不会是他做错了什么连客串的机会都没了吧.......


 


结果酒过三巡,大家各自散场的时候,副导演拍着彭楚粤的肩膀点点头,告诉他一个星期后去剧组试镜男二。


 


信息量太大让彭楚粤一下没反应过来。


 


 


晚上回去后彭楚粤又被硬拉着狂欢到凌晨。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头疼的要死,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说是电影编剧要约他去咖啡店见面。后面是一串地址。


 


彭楚粤揉着头发打了个哈欠,心想这剧组真麻烦,约人还要分开来。虽然他很喜欢这个编剧的故事,但这并不代表他会轻易妥协。


 


万一本王不小心被潜规则怎么办,单独见面真是太可疑了啧啧。


 


彭楚粤一脸傲娇的翻出剧组人员名单,心想起码不能记错名字。


 


编剧:白公子。


 


彭楚粤的心跳猛然漏掉一拍。


 


 


 


约定地点家很偏僻的咖啡店,坐落在街区的小角落,窗上摆了满满一排多肉。和植物相结合的小店。里面人很少,显得有些冷清。


 


彭楚粤进门时咖啡店里恰巧在放《我最亲爱的》。


 


彭楚粤,白澍和肖战曾在KTV一起唱过这首歌。毕业前夕,白澍喝得烂醉却坚持抱着话筒不松手。白澍持续发懵,一首简单的歌也走调的不成样子,却在歌曲的最后转过头,眼睛里闪闪发亮嘴里含糊不清的对着彭楚粤叫了声亲爱的。


 


亲爱的,我最亲爱的。


 


那时彭楚粤以为自己听错了,包间里的音乐声震得他胃都在发颤。他凑近白澍,拿着话筒喊了句:“你说什么?”


 


然后白澍一把推开他,笑得大声。


 


“我说彭楚粤是笨蛋。”


 


 


 


彭楚粤一瞬间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预定席位上的人。


 


那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和过去一样,只是头发长长了,刘海几乎盖住眼睛。他单手托着脸颊慵懒的窝在椅子里,另一只手百无聊赖的搅拌咖啡,紧咬下唇。


 


彭楚粤眼睛发酸, 嘴巴开合想要说什么,可是胸口起伏几次,连声音都发不出。


 


而那人恰巧转过头,看到了呆愣在过道里的彭楚粤。


 


白公子的眉眼弯弯,唇角翘起,笑得很好看。午后的阳光罩在他身上,看起来整个人像在发光。


 


他抬手向彭楚粤打招呼。


 


好久不见。


 


 


 


彭楚粤心里暖暖的,却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呼吸。他发现自己和曾经幻想的不一样,他并没有喜悦到想要冲过去给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他平静得波澜不惊,也跟着微笑起来。


 


好久不见。


 


Fin.

评论

热度(69)

  1. 初心不变乔柯 转载了此文字
    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