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粤澍】兔子先生

戳泪

nicola leong:

这是一首歌带来的脑洞,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听这首歌,慢慢的就觉得很适合小粤和小澍,少恭的声音简直神似小粤,虽然少恭更温柔一点,但是叹息声简直不要再像!!!嗯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反正大家看文愉快。带一点点的蛋木


 


-------------------------------------- 


肖战,白澍和彭楚粤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至于到同穿一条裤子的程度,但是因为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一起同过窗,一起尿过床。关系好到可以互相冒充家长签字,被发现了就互相推脱死不承认那种。三个人的童年加青春期就在今天我打你一拳明天你踢我一脚,打完跪下叫爸爸明天还是好朋友的玩闹中度过了


 


周围的人都觉得他们仨好的简直分不开,但是彭楚粤知道,白澍更愿意跟肖战呆在一起,肖战如果不在,他俩可以一天都不说话。彭楚粤大学选择去广州,肖战去了重庆,白澍则去了上海,明明上海离广州更近一点,可是白澍却经常去重庆找肖战,然后两个人再一起来广州找他。彭楚粤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他想要把白澍留在身边,但是他不敢,因为他怕被别人发现,他喜欢白澍


是的,他彭楚粤喜欢上了自己的兄弟


这件事是彭楚粤是在小学二年级发现的,可能是因为白澍顶着那个被肖战剪出了一个豁的刘海在练广播体操的时候笑得像个傻子,也可能是因为白澍晕倒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说欢欢我好晕,也可能是下课他和肖战去医务室看白澍的时候白澍拉了他的手,也可能是中午放学的时候白澍说喜欢欢欢背着因为欢欢走得稳


不管是因为什么,彭楚粤一直喜欢着白澍,直到现在。彭楚粤不知道在白澍心里他占多大地儿,也不知道白澍对他是什么感情,甚至不知道白澍会不会喜欢男生。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份爱情,谁都不去说,甚至有的时候,他希望自己能忘记这份感情,把白澍当作普通朋友对待,但是后来发现,那都是屁话


于是,彭楚粤夹在这个友情与爱情的尴尬的位置上,挨了一年又一年


但是其实彭楚粤掩饰的并不是那么好,最起码在白澍和肖战这两个老戏骨面前,他的那点小伎俩根本不够看。可是为了我们欢欢大王的面子,没办法,得演下去。表面上装的风平浪静一无所知,私下里白澍和肖战每天都重复着“我的天哪彭楚粤太帅了”“欢欢穿衬衫好看呐”“卧槽彭楚粤头发背过去攻爆了有木有!!!”之类的少男心泛滥的话,所以两个人私下聊得更好,经常把彭楚粤晾在一边凹造型


 


再说到白澍。白澍很喜欢兔子,他有兔子的睡衣,兔子的玩偶,兔子的挂件,兔子的帽子,甚至于他最好的哥们之一,肖战肖美人,都萌的像一只大兔子,肖战曾经吐槽他是“Mr.兔子”使他多了一个绰号叫兔子先生


但是白澍的为人并不很像他喜欢的兔子一样软萌迷糊,他看事情很透彻,对于自己认识的很到位,什么想要,什么不想要,全部心里有数。对于他不想要的,不争不抢,给需要的人让位置;对于他想要的,一定拼尽全力,努力做到最好。对事是这样,对人也是。就拿他的两个发小来说,白澍觉得彭楚粤和他是一类人,对于某些事有着近乎扭曲的偏执,对其他事不在乎的云淡风轻。但是他知道,彭楚粤是个完美的同行者,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而肖战则正好弥补了倾听者的空缺,他不像彭楚粤一样性子急,性格温和坚韧,能与白澍进行一些冷静理智的分析。所以,白澍平时会更愿意和肖战一起聊天,与彭楚粤一起共事。上了大学以后,因为学的专业不同,白澍和彭楚粤共事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且因为彭楚粤要保护嗓子,所以肖战和白澍的胡吃海塞活动就很少再叫上彭楚粤了


白澍觉得这是为彭楚粤好,但是彭楚粤觉得这是他们俩在疏远他,但是碍于面子,彭楚粤选择视而不见,于是几次之后,肖战和白澍就习惯了两个人喝酒,而彭楚粤,也以为自己习惯了他们不叫上自己。但是,不开心的事情堆积多了,终究会有爆发的那么一天,那一天就是三个人大四那年白澍的生日


 


白澍的生日是1228,学期的期末,而大四的这个时间,正是大四学生毕业设计的死限,从进了12月开始,彭楚粤就忙的脚打后脑勺,平均一天睡5个小时,其他的时间全部用来做他的歌。期间白澍和肖战都给他打过电话,但是没说两句就以浪费时间为由挂了电话。到了月末,彭楚粤更是忙的都没有时间去睡觉,白澍知道了很心疼,想打个电话去关心一下又怕耽误了他时间或者打断了他的思路,思来想去,白澍决定,今年的生日就不叫彭楚粤了,没忙完让他接着忙,忙完了就叫他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休息。但是彭楚粤这么拼命的赶歌曲进度,就是为了在1228之前做完,因为他想用这首歌给白澍表白,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告诉他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酸甜苦辣,所以就是再苦再累,他也甘之如饴


歌曲成品终于在1228的中午出炉了,一切完美。彭楚粤拿了U盘就走,被彭楚粤压榨了十多天的学弟伍嘉成对着他的背影竖了一个中指之后瘫在椅子上再也没有力气摆脱周公的召唤了


另一边彭楚粤赶向机场,买了最近一班飞上海的机票,焦急又激动的等着带他去见白澍的航班


在经历了晚点,等人等一系列事情之后,航班终于起飞。在飞机上,彭楚粤想了所有白澍可能的反应,惊讶,诧异,开心,激动,冷静,甚至厌恶。彭楚粤觉得,就像他师弟说的,结果是好是坏,都能接受,只要白澍感受到他的爱,只要他能把这么多年的爱说出来,不管结果了


 


10:48,彭楚粤的航班抵达上海。飞机一停稳,彭楚粤就迫不及待的开机给白澍打电话,也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什么原因,白澍没有接,彭楚粤也没多想,边走边刷朋友圈,刷了几条,就看到了半个小时前白澍的动态:感谢最爱的你在我身边,今天缺席欢欢大网记得有空请我吃火锅啊~~~~配图是肖战亲白澍脸颊,其他朋友在起哄的照片


 


当时,彭楚粤脑中“嗡”的一声,好久都没缓过来。等了一会,彭楚粤走到一根柱子旁,坐了下来,头埋在臂弯里,眼泪一滴一滴砸下


果然,白澍还是喜欢肖战的,果然,白澍还是选择了肖战


彭楚粤忽然觉得自己在飞机上的假设特别可笑,本以为自己连最坏的场景都设想了,可没想到,人家根本没给自己机会


不一会,白澍的电话打了过来,彭楚粤刚接通,就听见白澍那边闹哄哄的


“欢欢~你忙完啦~~我和战战还有一帮哥们在唱歌呐,知道你忙这次就没有叫你,你看我多贴心”


“嗯”


“那你下次可得请我吃火锅做补偿!”


“好”


“哈哈哈哈欢欢我给你说,刚刚肖战连输了6把,一气喝了12杯,现在他直打转了哈哈哈哈哈哈。诶诶诶诶诶!肖战你丫的往哪倒酒呢!倒我一裤子!诶,欢欢我给你讲......”


“澍,我累了”


“哦哦好,那你快睡吧”


“生日快乐,澍,祝你天天快乐幸福”


“诶呀你这祝福好老土,行了我知道了,你早点睡啊,晚安”


“安”


 


挂了电话的彭楚粤再也忍不住了,他把这么多年的不甘,隐忍,纠结和委屈,都融在泪水里,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嚎啕大哭起来


哭够了,彭楚粤站起来走向售票处,买了回广州的机票。本来嘛,他自己喜欢白澍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别人管不着。而白澍选择谁那是白澍的自由,他也管不着。但是,他也绝对不是可以笑着对两个人说祝福的人,所以彭楚粤决定,彻底忘记两个人


 


回到学校的彭楚粤,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屋子,搬出了宿舍,换了手机号,拉黑了微信,删了联系方式,然后通知家里今年不回家过年了


白澍和肖战这边,一开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觉得彭楚粤神神叨叨的动态没有了,但是谁也没有起疑心,直到过年去拜年的时候听彭妈妈说彭楚粤今年过年没回家,两个人开始奇怪,于是给彭楚粤打电话,发现电话注销了,微信问,也发现被拉黑了,肖白二人怕他出什么事,决定马上去广州看一看。


白澍从小身子骨就弱,感冒发烧家常便饭。这不,赶着赶着去广州,又发烧了,肖战让白澍待在家里养病,白澍不干,肖战只好带着白澍一起去。刚下了飞机,白澍就烧的晕倒在机场,吓得肖战赶紧把他送到医院,一检查,好嘛,肺炎


第二天一早,白澍醒过来,看到肖战买来了早餐,过意不去,想说话但是喉咙火辣辣的疼。肖战递上水,边喂边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现在哪也不许去,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医院打针。”喝完水把体温计塞到白澍嘴里,起身调节了一下点滴流速:“我给我们家木头打了电话,他这会刚下飞机,估计一会儿能赶过来。今天让他陪你待一天,你好好休息,我去找彭楚粤。”


听到彭楚粤,白澍马上拿出体温计要下床,被肖战一把按住:“你想去哪?就你烧成这样,医院大门都出不了。安啦,我去找一样的,你就好好待着啊,我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肖战转身出了病房,出卖了色相拜托门口的护士在韩沐伯没来的时候多照顾一下白澍之后就打车去了彭楚粤宿舍


 


肖战不是第一次来了,楼下的大爷还记得他,但是现在是放假期间,大爷不让肖战上去,肖战好说歹说,又是递烟又是送水果,好不容易让大爷放他上来


他站在彭楚粤寝室门口,当当当当的敲门,不过敲了一会儿居然没有人开门,肖战疑惑,这大过年的,彭楚粤不回家也不在宿舍,上哪去了?他又敲了一会儿门,斜对面寝室门开了,肖战一回头,这人他也认识啊,小粤的学弟伍嘉成,之前他和小澍来找彭楚粤的时候,一起玩过几次,人不错


“诶,你是小粤的朋友诶”


“嗯是,我找他有点事,他是出门了吗”


“他年前就搬出去了啊”


“搬出去了?”


“是啊,他没告诉你吗?”


肖战摇摇头,伍嘉成说:“诶呀,你来之前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他的。”肖战有点尴尬的说:“呃,我没有存他的手机号”


伍嘉成看出了肖战的尴尬,猜到这里一定有事,于是就说:“我知道了,你是想给小粤一个惊喜是吧,你等我一下啊,我穿件衣服带你去找他。”


肖战感激的笑笑,和穿完外套的伍嘉成一起去彭楚粤家


因为彭楚粤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两个人就走过去了,期间伍嘉成给肖战抱怨:“也不知道他是发的什么疯,非得把毕设在12月28号之前赶出来,折腾的我好几天没睡好觉。歌出来了之后二话没说拿起U盘就跑,谁知道第二天就回来了,一言不发开始收拾屋子,然后找房子就搬出来了,就知道压榨我!帮他搬家那天我腿都要跑断了,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就自己一杯一杯喝酒,喝多了就闹,一直嘟囔说‘他还是喜欢兔子’和‘我都没机会说就被兔子打败了’,你说他真的是......小粤是做啥错事了吗?”


肖战一听,先是一愣,然后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对伍嘉成说:“他没错,他就是想太多嘴太懒。错的是另外的两个人,想太多嘴太懒。”


伍嘉成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也没问。一会走到了一个小区,伍嘉成指着一栋楼房对肖战说:“小粤就住在那个A座2单元1228,你上去吧,我先回学校了啊。”伍嘉成给了肖战彭楚粤的新手机号之后就回学校去了 


 


送走了伍嘉成,肖战上楼去找彭楚粤


到了楼上,肖战看着门牌号嘲笑彭楚粤没出息,然后又当当当当敲门:“彭楚粤快开门,肖叔叔来查房了!”


屋里的彭楚粤一惊,肖战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然后决定装作不在家,跑到卧室里,拉上窗帘,头蒙着被子装死,一会儿手机响了,虽然没备注,但是这一看归属地,就知道是肖战打来的。彭楚粤关了铃声,手机就在被子上一阵震动


彭楚粤看着手机,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是他还是不想委屈自己去成全两个人,于是他狠下心来无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没有了,电话也不震动了,彭楚粤以为肖战走了,就慢慢的起床,这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欢欢,我不知道你现在是确实不在家还是不想见我,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我在你家楼下等你,我们见面谈”


 


彭楚粤把窗帘掀开一道小缝,果然看到肖战坐在自家楼下的花坛上玩手机


广州的冬天,小风一吹,湿气直往骨头里钻。平时,没有大事,广州人都不愿意出门。肖战就坐在风中,没戴围巾,没带手套。彭楚粤看着心疼,但是又一想,外面那么冷,他一会也就会回去了,于是就没下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肖战还坐在外面,彭楚粤也一直看着楼下的肖战。肖战努力把身体蜷缩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给风,但是还是觉得后背渐渐僵了


五个小时,彭楚粤再也坐不下去了,他拿着暖手宝和自己的羊绒围巾就下去了


 


刚出单元门,彭楚粤就站住了,肖战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一脑袋紫毛穿的跟民国时期进步青年一样的人,那个人把肖战抱在怀里,不停的上下揉搓,一脸的心疼,而肖战也噘着嘴好像在和那人撒娇,画面唯美的彭楚粤都不想过去打搅。但是想想又不对,妈的他谁啊!凭什么抱着肖战啊!这把白澍放哪里了啊!!!


彭楚粤越想越气,冲到两人面前,拉开了肖战,对着那个紫毛的脸就是一拳,肖战惊叫着“彭楚粤你神经病啊”推开了彭楚粤,扶着一脑袋紫毛的韩沐伯对彭楚粤怒目而视


“彭楚粤你疯了!大白天的你居然打人!”


“你好意思大白天和人家勾搭,怎么不许我打人!!!我打的就是你!!!小白脸你给我出来!染一脑袋紫毛我就怕你啊!我也是紫头发!!!”


肖战不知道是应该先吐槽好还是先讲理好,斟酌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开口说


“欢欢,你误会了,这个是韩沐伯......”


“我管你是木钵还是金钵,你是宁波我都不怕!还有你肖战,你还好意思给他求情!你这么做,对得起白澍吗!你和白澍才在一起几天你就乱勾搭!!!!”


韩沐伯一头雾水,捂着脸小声问肖战:“你和白澍在一起过?”肖战扭头对他说:“你看这个大脑袋,说话你信吗?”韩沐伯上下打量了一下彭楚粤,摇摇头表示不想参与两个人的斗争


肖战转过头来和彭楚粤说:“欢欢你误会了,我没有和澍在一起,他生日那天因为你不在,所以我就成了‘最爱的’,你这人就是想太多嘴太懒,你也不说问问清楚就把我和澍踢出你的世界,你知道我们有多难过吗?你知不知道小澍现在还发着高烧在医院打针,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打的才是我的爱人,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耍小孩子脾气”


 


肖战说完话,扶着韩沐伯就走,彭楚粤还站在原地消化肖战传达给他的消息。走到彭楚粤面前,肖战又说:“欢欢,澍现在在中心医院,你要是有良心,就去看看他。”说完就走了。远远的,韩沐伯问肖战:“你刚刚说,我是你的什么?”“你就是块臭木头,快走吧你”


 


彭楚粤回到楼上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想通,白澍那么喜欢兔子,又那么喜欢肖战,为什么最后没有和肖战在一起?是不是......他根本不喜欢男生......


彭楚粤的“想太多嘴太懒”症又发作了,他不敢去向白澍求证白澍到底喜不喜欢他,甚至不敢见到白澍。他买了好多好多水果和营养品到医院去,最终还是不敢上去,只是打了电话叫肖战下来取


 


很多年后彭楚粤想,如果那个时候他上去看了白澍,把一切都说清楚,会不会现在的结果就不一样了


 


但是那个时候的彭楚粤没有,他甚至觉得,或许应该给白澍他想要的生活,所以,彭楚粤就彻彻底底的离开了白澍的世界


白澍出院的时候,彭楚粤不在


白澍熬夜改剧本的时候,彭楚粤不在


白澍又一次病倒的时候,彭楚粤不在


白澍毕业大戏圆满结束的时候,彭楚粤不在


白澍决定出国深造的时候,彭楚粤不在


 


彭楚粤在这半年里,专心唱歌,被一个经纪公司看上,培养他做一名偶像歌手


好像一切,都顺着两个人的心意来,顺风顺水,稳步向前。只是再也没有交集


 


白澍出国前三天,肖战再也按耐不住的给彭楚粤发了短信


“彭楚粤你个王八蛋,你就一点也不想澍吗!我告诉你,他三天之后就要出国了,没说目的地,没说归期。你要是再不来,就不要再想见到他了”


彭楚粤收到短信的时候,刚刚练完舞,本来就累得不行,看到短信直接瘫坐在地上。他的澍,他的白澍,要离开了


 


彭楚粤纠结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打电话向公司请假,然后奔向机场飞去上海


 


到上海已经是下午了,彭楚粤打车直奔白澍学校,向肖战要了白澍的电话,把白澍约到三人曾经最爱去的大排档店


白澍接到彭楚粤的电话,没有惊喜,没有愤怒,一如既往地开心答应,然后一会儿就到了店里


白澍熟练地落座点菜,彭楚粤一错不错的盯着白澍


白澍瘦了,白衬衫穿在身上像两张纸片一样随风舞动,脸上的肉肉都少了,不知道还好不好捏;他剪头发了,剪了那一头号称艺术家都会留的长发,变回了乖乖的学生头,就像高中的时候一个样;他好像长高了一点,也可能是终于改掉了驼背的习惯,现在的他,自信又帅气


点完菜的白澍,随意的和彭楚粤聊了起来。他没问彭楚粤为什么来找他,没问彭楚粤之前为什么忽然不理他,没问彭楚粤从哪里听来的他要走。他没说自己有多想他,没说他要去哪里,没有埋怨他,只是聊了聊自己的毕业大戏,聊了聊最近的电影,聊了聊彭楚粤的训练和歌


晚上8点,大排档开始忙的时候,彭楚粤和白澍喝完了,准确的是,白澍强行带着彭楚粤离开,因为,彭楚粤喝多了。白澍架着彭楚粤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把彭楚粤一把甩在沙发上,心想,妈的,果然高了几公分真不是盖的,压死了。然后白澍伸了伸胳膊,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发现彭楚粤已经醒了,就走过去给彭楚粤说话


“欢欢啊,我明天晚上的航班,我要出国了,你一定听肖战说了,不然也不会来找我。但是我没告诉他我去哪,我偷偷告诉你啊,我要先去澳大利亚,去大堡礁看看心形岛,然后去美国,看我最喜欢的歌剧。之后啊我准备......”


彭楚粤扭过头看着白澍:“我爱你”


“.........我准备去意大利修法语和意大利语,因为我......”


“白澍,我爱你”


“......欢欢,我......”


“我知道我任性是我不对,但是,就像肖战说的,我是想太多嘴太懒,澍,你原谅我好不好?”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自己的歌,放给白澍听


“这首歌是我的毕业作品,本来想给你做生日礼物加表白的,但是......我现在放给你听。它叫《澍心旁》,情之一字竖心旁,我想永远在你心旁。澍,我爱你,别走了好不好,留在我身边,让我好好爱你”


 


白澎什么也没说,倾身吻上彭楚粤


 


两个人像两头小兽一样,互相啃咬撕扯,谁也不放过谁,把这么多年深藏的爱,全部释放出来,就这样,默认的把自己和对方的第一次,选择在了沙发上


彭楚粤给白澍做足了扩张,白澍也觉得可以了,但是彭楚粤刚进来一点,白澍就疼得咬上了彭楚粤的肩膀。彭楚粤是肩膀也疼,下面也疼,但他更心疼白澍,他一边抚摸白澍的脊椎,一边亲吻白澍的耳朵,直到他觉得白澍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才开始进发。终于全部进去,白澍早已汗流浃背,而彭楚粤则满足的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人类最原始的表达爱的本能,两个人近乎疯狂的用这种方式诉说着对对方的爱有多深。从沙发上,到地毯上,到卧室的床上,到阳台上,到浴室里,整个屋子都留下了两个人的喘息和痕迹


直到白澍的嗓子哑到叫不出声,直到两人都再出不来什么东西,直到天空渐渐泛白,两人终于躺在床上休息了。彭楚粤搂着眼角带泪的白澍,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


 


这一觉,彭楚粤睡到了下午,外面响起了不间断的敲门声,彭楚粤才被吵醒,随便抓了件衣服就迷迷糊糊去开门,刚开了门,肖战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彭楚粤的领子大声问:“你知道白澍现在在哪吗!!?”


彭楚粤打了个哈欠说:“在屋里睡着呢吧应该”


肖战恨铁不成钢的放开他,无奈的说道:“澍走了。本来应该是晚上的航班,但是他自己调了航班,谁也没告诉,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太平洋上”


彭楚粤一愣,转身走进卧室


果然,床上没有人


屋子里干干净净,除了白澍和他的钱包,什么都没少。白澍的手机,还放在床头柜上


彭楚粤解锁手机,是备忘录界面,上面有白澍给他留的话


 


我最亲爱的欢欢:


不知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应该到了哪里


我的离开不是因为不爱你,相反,我对你的爱可能你察觉不到,可是已经蔓延到了我的四肢百骸。


但是,欢欢,爱情是舒服不是束缚,爱情应该为生活添上一抹艳色,而不是给生命加上画框。所以,我走了,我去追求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叫醒你是因为我不想两个人一起面对离别的悲伤,我带走了我自己,留下了你,没说再见,那下次相见的时候,就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请不要用爱做借口留下我,因为我希望你也能活成你想要的样子。当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生活,可能我会回来,可能不会,所以请你不要等我。


我知道你喜欢唱歌,我也喜欢听你唱歌,每次看你弹唱的时候,我都爱到不行,不要放弃,我相信你值得我的期待。


还有,告诉韩沐伯,他要是敢欺负肖战,我饶不了他。


最后,彭楚粤,我爱你


澍,留


 


彭楚粤看完留言,默默地走到客厅,四处看了看,屋子已经被白澍清理干净了,味道也都放没了,昨天晚上的纠缠好像一场梦一样,只有自己身上的痕迹还记录着昨晚的疯狂


彭楚粤把手机递给站在玄关的肖战,等他看完拿回手机对肖战说:“战,拜托你,把澍留下的兔子都打包送到我那里去,其他的一切,你看着处理吧,谢谢。”然后转身对肖战身后的韩沐伯说:“好好对肖战,你要是敢对不起他,我第二个不饶你。”说完,就拿着白澍的手机走了


 


之后,彭楚粤的生活回到了曾经的样子,而白澍,也没有回来过,但是每个月不间断的明信片,将两个人牢牢的拴在了一起


明信片的正面,有世界各地的风景,而背面,通常只有一句话:情之一字澍心旁。这是彭楚粤第一首单曲里的歌词,大家都以为明信片是彭楚粤的歌迷寄来的礼物,只有彭楚粤知道,这是他的爱情


 


彭楚粤的生活很简单


白澍离开的第一年,彭楚粤出了第一张唱片


白澍离开的第二年,彭楚粤开了第一场演唱会


白澍离开的第三年,彭楚粤得了金曲奖


白澍离开的第五年,彭楚粤接了第一部网络剧


白澍离开的第八年,彭楚粤与曾经的经纪公司约满不续,自己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平时唱唱歌,写写曲,填填词,轻松了很多


白澍离开的第九年,肖战和韩沐伯在冰岛领证结婚,听说白澍去了,但是彭楚粤没去,因为他收养了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孩,取名白情,小名月亮


白澍离开的第十一年,彭楚粤带着女儿月亮上了一档亲子节目



其实一开始彭楚粤很抵触大家问他关于月亮的一切,但是他忽然就想开了,与其藏着掖着以后对孩子影响更不好,倒不如现在说清楚,于是决定借着节目,让观众好好地认识他和月亮



这个亲子节目曝光了彭楚粤的房子内景。他并没有选择明星都愿意待的北京上海广州,而是住在青岛,主持人采访他问为什么选择青岛定居,他说,因为全世界的海都是相连的,那么摸摸海水,就和爱的人触摸到了同一片水域,遥望大海,就能看到海的另一边爱人的模样


彭楚粤家里的陈设有两个特点,第一,有特别特别多的兔子,墙上挂的,沙发上放的,卧室铺的,帘子上印的全都是兔子。听说他特别特别喜欢兔子,看家里的样子,果然是。第二,彭楚粤家里的墙上,挂满了世界各地的明信片,每一张后面都是一样的字迹,彭楚粤说,这是他爱人寄来的,他爱人喜欢周游世界,每个月都会寄来明信片给他


小月亮快四岁了,长得眉清目秀,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乖乖的坐在彭楚粤的身边,抱着一个兔子玩偶。月亮因为生病,不能和小朋友一起玩耍,只能在家里跟爸爸一起听歌,听爸爸讲故事,和爸爸一起识字画画。问她问题,回答的柔声细语,但是很大方


问到为什么收养月亮和给她取名的含义时,彭楚粤笑得很温暖:“我第一次见到月亮的时候,是在一次做公益活动的时候,月亮因为生病,很小就被留在福利院,我见到她,第一眼,就觉得她长得很像我爱人小的时候。所以我决定收养她。因为我的条件不够收养小女孩,所以孩子收养是挂在我不要孩子的兄嫂名下的,但是我还是月亮实质的爸爸”


“至于名字,白姓是随了我爱人,情,是我的第一首歌里的一句话‘情之一字澍心旁’来的。小名呢~~因为我是小粤嘛,所以她就是小月亮啊”


说完,父女两个额头碰额头,笑着倒成一团


 


看了节目的粉丝都大呼惊讶,彭楚粤是一个台上贵公子台下软萌蠢的小公举,没想到在女儿身边暖成这个样子。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把女儿教的可爱懂事,简直是隐藏属性啊


 


而月亮的名字,还有一个原因,彭楚粤没有说。这个名字来自于童谣《兔子先生》的歌词


『小兔子问妈妈


兔子的家,在哪里啊


妈妈笑着回答


月亮是兔子先生的故乡


小兔子问妈妈


兔子先生,咋不回家


妈妈笑着回答


流浪是兔子先生的特长』


 


小澍,无论你流浪到了哪,我都不会强迫你回来,因为那是你盼望的世界


但是你记得,月亮是你的故乡,“粤”和“月亮”都在家里,等你回来


 


此时正在美国沙滩上晒太阳的一位东方面孔的男子,举着手机看完了彭楚粤的采访,无声的笑笑,转身走向海边,伸手触摸一浪一浪涌来的海水,湿湿的,咸咸的,好像眼泪的味道;温和,凉爽,又有爱情的感觉


 


兔子先生,是时候回家了


-------------------------end

评论

热度(78)

  1. 初心不变nicola leung 转载了此文字
    戳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