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人生再有相逢时 别放手

岁月如歌【7】【完结】

完结的岁月如歌

及时雨:

前文与食用注意请走


【1】 【2】 【3】 【4】 【5】 【6】


——————————————————————————————————


在最后的最后 我终于让沐沐正式上线了w


战战和澍儿真的是心友w


倒数第二句这种充满朴实的哲理的话 显然不属于我 感谢伟大的诗人泰戈尔


如果都ok 那么请走下文


——————————————————————————————————


17


中午11点45分,肖战站在酒店房间门口,第8次犹豫要不要按门铃。


 


韩沐伯站在他身边,一手松松地揽着他的腰:“别怕尴尬,昨晚就算发生了什么也有你一半的功劳,我就不信你没做好心理准备。再说就凭老白跟你的关系,他一个成年人了,难不成还怪到你头上?”


 


“……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肖战pia了一下韩沐伯的头,“彭楚粤这个傻子就知道把烂摊子都丢给我收拾,自己倒是跑的快。”


 


韩沐伯报复地往肖战脖子里轻轻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到红晕从他衣领里透出的肌肤一路爬上耳根:“你也别怪他,毕竟就算他现在合约到……”


 


“咔嗒”,房门毫无防备地在他们面前打开了。


 


其实对于昨晚的事,白澍还是有点懵的。


 


歌友会在一片混乱里结束了,被喜悦和担忧两种心情交替支配着的白澍几乎是呆滞地被彭楚粤拉进了后台,然后又被其他四个人塞进了车里带到了一家私房菜馆。恍惚之间,他只记得自己被泽希和沐伯夹在中间,手里的酒杯空了又满。其实这些年白澍一个人在外面游历,酒量退步得厉害,三两杯黄汤一下肚,原本心里的那些担忧早就被忘到了九霄云外,巨大的喜悦仿佛要从他的躯体里迸发出来。他隐隐约约地记得肖战硬是挤开韩沐伯把自己搂在怀里,问了他好几遍“澍你开心吗”。白澍想,那时候我是怎么回答的呢?大概除了用力地点头,别的什么都做不到了吧。


 


然后后面的事他一概都记不得了。


 


只是隐约有点印象,好像是在凌晨时分,有谁在自己的额头留下了一个滚烫,却又轻如羽毛般的吻。


 


“等我。”


 


他记得那个人这样对他说。


 


肖战一看到房门打开立刻就推开了黏着他的韩沐伯,冲过去紧张兮兮地抓住还有点愣神的白澍,恨不得把他翻来覆去地好好检查一遍,只是在他动手之间,他就已经先看到了白澍敞开的衬衫领口里露出来的那星星点点的红痕。再仔细一看,白澍今天这一身衣服显然不是他自己准备的,更何况他脖子里挂着那块当年他们一人一块的吊坠,上面的花纹清晰地昭示了原主的身份。肖战叹了口气,退开一点,问道:“澍,你还好吗?”


 


“我?我挺好的啊。”白澍仿佛刚刚回过神,“如果没有一出门就看到你们俩秀那就更好了。”


 


“……不是、澍我的意思是……”


 


“我真的挺好的,战战别担心我,”白澍走过去抱住了肖战,“毕竟他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说出那样的话了,就冲着这点,我们也应该相信彭楚粤成熟了,不是吗?”


 


韩沐伯在旁边笑了一声:“我跟你说老白,这个人一遇到你的事就只会没头没脑的瞎操心,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就没变过。不是我说啊,你也该让他放心了吧。”


 


白澍笑得更坏心了,他尽自己最大努力抱紧肖战:“怎么老韩,你独占了肖战多少年,我就抱他这么几分钟你还要吃醋呀?”


 


肖战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冷漠脸,挣脱开白澍的桎梏,好像下一秒转身就要走。白澍连忙拉住他:“别啊战战。”韩沐伯还在旁边不嫌事大地吐槽:“老白你别理他,他这是跟你假急呢。”


 


“韩沐伯你给我闭嘴,还有你白澍,你以为你现在的腰还允许你这么活蹦乱跳呢啊。”


 


“哦哟,”白澍促狭地向肖战眨了眨眼睛,“战战你这么一说感觉你好像经验丰富啊,好羞涩。”


 


肖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自己脖子里的围巾摘下来仔细地替白澍戴上:“你现在还有心思跟我贫,看来是不想租我的房子了啊。”


 


白澍把半张脸埋在肖战的围巾里,笑得纯粹又好看:“没有啊。我不仅要租你的房子,我还要赖着不走了。”


 


“战战,我要去上戏做老师了。以后,就还请你和沐沐多多指教啦。”


 


18


彭楚粤歌友会结束后的两个礼拜,白澍没有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一方面自己忙着入职、搬家,以及未来定居的种种事宜,即便是肖战和韩沐伯如今在上海安家,但毕竟当红影视明星和金牌经纪人的工作繁忙,大部分的事情还是要靠白澍一个人。另一方面,自从白澍发现那晚彭楚粤把他的微博账号给注销了之后,他也就放弃了去主动关心彭楚粤动态的想法。白澍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生出一种安定感,大概是漫长的三年改变了他。他依然无法自控地爱着彭楚粤,但他终究是明白了爱是一种让人快乐的东西,通过旅行,他看到了太多现实中各式各样的爱。有时候,我们只是通过爱一个人来获得生活的动力和能量,来直视生命中的所有苦与痛,至于真能得到回应,那可是人生之大幸。


 


再说了,白澍转了转手里的吊坠,最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挂在脖子上,塞进衣领里,让冰冷的金属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彭楚粤的梦想可是寄放在自己这里呢。


 


实在不行,大不了买张机票飞一趟北京呗。


 


夜深了,白澍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就着一盏昏暗的阅读灯静静地翻着一本泰戈尔的诗集。突然手机就响了,白澍拿起来一看,是肖战。


 


“喂。”


 


“澍你快打开电视!看娱乐新闻!现在立刻马上!”


 


白澍拿起手边的遥控机,打开电视,新住所的电视他没用过,不太会操作。他一边笨拙地用肩膀夹住手机,一边调台,还要应付难得一见的急躁的肖战。


 


“好了好了战战我找到……”


 


白澍的后半句无声的消失了。


 


因为他看到了电视里映出的彭楚粤的脸,和硕大的“退出娱乐圈”的字样。


 


肖战也在电话那头静默了。


 


其实那则新闻极短,寥寥几句就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白澍甚至相信,如果没有那场歌友会的安可,彭楚粤退出演艺圈这件事可能还要不为人所知。然而,就是因为那个拥抱和那段太过暧昧不明的话,白澍紧紧地握住了手机,牢牢地盯着屏幕里的彭楚粤,彼时他在回答一个相当尖锐的问题,当然关于自己。


 


他看到彭楚粤相当洒脱,甚至是有点轻松地一笑:“我不是为了白澍退出演艺圈的。我只是觉得作为舞台上的彭楚粤,我已经做到了最好,也实现了我所有的梦想,我觉得没什么遗憾了。”


 


“而我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认识、去理解、去追寻属于现实生活中的彭楚粤的内心。当年我已经为了实现舞台上的梦想而牺牲了太多不应该牺牲的东西,我不知道通过努力我还能不能把这些东西找回来,但我想起码我要试着努力一下。”


 


“叮咚”,门铃响了。


 


白澍傻愣愣地转头,仿佛是在确认声音的来源。而门铃又紧接着响了第二次,带着催促的意味。


 


白澍扑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风尘仆仆的彭楚粤,他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然而他却笑得很温暖很灿烂,一如当年。


 


“澍,”白澍听见他这样叫他,带着一点隐秘的缠绵,他冰冷的手拂过自己的脖颈,轻轻地扯出那根他贴身带着的吊坠,“我来找你了。”


 


白澍抬头望向彭楚粤的眼睛,语气带着一点刻意的逞强:“彭楚粤你这个傻子,什么东西都不带还敢来投奔我。”


 


“你还想要什么?”彭楚粤俯下身,两人额头贴着额头,“我最重要的东西都抵押给你了。”


 


“什、什么……”白澍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急促了起来,心跳声响如擂鼓。


 


彭楚粤轻轻地哼笑了一声,拽了拽那根被白澍用体温捂热的吊坠,然后,他更进一步,吻住了白澍的嘴唇,把所有的眷恋都融化在彼此的唇齿之间。


 


“当然是,我的心啊。”


 


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爱把岁月唱成一曲,细水长流的歌。




The End.




燃烧圈的第一篇产出就到此完结了w


首先要感谢读到这里的你们 还有给我爱心推荐和评论的你们 笔芯w


其实我看了一下文档的日期 发现一向晚期懒癌+不写连载的我居然能在两个星期之内就把这篇文完结掉 大概也真的是对粤澍爱的深沉了


不知道是不是文风的问题 很多gn跟我说看哭了w 其实我写这篇文的本意是想说 我相信粤澍 也相信他们五个人 相信他们会成长 相信他们会更好的面对自我和对方 总之其实应该是充满正能量的啊w


就像我一直说的 彭楚粤和白澍 他们是两极 却命定了要相互吸引 所以过程中必然有磨合、有相互伤害 但是最终他们会走到一起w


嘛 写到这里我也已经很满足了 其实上一更要完结也是可以的啦w


后续我还在考虑 总而言之债很多 而且3,4月也是due的重灾区 所以肯定更新会慢一点 但肯定会继续写下去的w


希望在下一篇文里和你们继续相遇w



评论(2)

热度(66)

  1. 初心不变及时雨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的岁月如歌